替新郎给漂亮新娘验身

十月二十日星期六,上午十一点。

山海开着加长奔驰将陆文斌、水青青以及他们的儿子乐乐送到乐园的时候,陈启智早已经等待大门口,一见正主儿到来,立马赢了上来。

“文斌,水青青,快去二楼的化妆室吧,罗伊伊那个不懂礼貌的笨女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水青青冲着陆文斌做了一个鬼脸,双眸中的嗔怪只有他才能看得懂。

“青青,你先去吧,我有陈启智和山海陪着,足以应付今天前来的客人。”

“好!”水青青跟山海、陈启智打了个招呼后,提着裙摆风风火火的跑进了这栋新别墅。

“文斌,恭喜你的陆氏集团摆脱危机,今天的婚礼排场足够气派,真是羡煞我了!”陈启智怅然的说了句,“就是‘乐园’这名字,怎么听怎么怪异。”

“陈叔叔,‘乐园’的名字是我给起的,你觉得不好听吗?”八岁多的乐乐在学校中已经是三道杠的大队长了,可在面对这些相熟的大人时,他说话的语气仍旧是奶声奶气的,这让罗伊伊很不满,每次都要批评他撒娇。

“乐乐,你这孩子真是个鬼机灵,这么小就知道冠名权了!”陈启智笑着摸了摸乐乐的头发。

“陈叔叔,老师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果然没错!你从早到晚都跟伊伊阿姨在一起,把她的坏毛病全都学去了!我最不喜欢人家在我好不容易梳好的头发上乱抓!”乐乐很是不满的摇了摇小脑袋,“我要去妈妈那边!”

==========

水青青踩着平坦的楼梯来到二楼阳台的时候,抬眼就看到远处水天相接,一片茫茫的景象。相比起洛水市区,乐园这里不曾受过更大的环境污染,天空还是干干净净的,在温和的阳光照耀下,一切纯洁的几近透明。

迈步往里走去,水青青在门口处遇上了交集的罗伊伊,她一脸暧昧的凑到水青青的耳旁,小声说道:“青青,陆文斌对你可真好,为了这次婚礼,竟然买了这么大一块地!”

“这还不是伊伊你当初的功劳!”水青青笑盈盈的看向罗伊伊,“若不是听从了你的金玉良言,我又怎么能鼓足勇气追求真爱呢!”

“青青,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从善如流的?”

“我从来就不是不听人劝、不知好歹的人啊!”

“可你是没有主见的性格呀,面对各式各样的选择,你保准会头晕,不知选哪一个好!”

听了罗伊伊这话,水青青的面色着实有些窘迫,她无暇与她继续说笑,径直走进了化妆室。

“怎么样?”水青青换上婚纱,在镜子前转了两圈,问道。

“嗯……你让我想到了姿容艳丽、艳压群芳……还有……”罗伊伊掰着手指数着,“光彩夺目,盛气凌人……”

“哼,你竟然说我盛气凌人!”水青青不满的挥舞着长手套,与罗伊伊在化妆室里追逐起来。

“投降,投降!”罗伊伊才跑了一小会儿,就忙不迭的举手求饶,“青青,等我女儿出生后,咱们再比比!”

“啊!伊伊你有啦!”

“嗯嗯,不然我也不会怕你这小丫头片子!”

“你才是丫头片子。”水青青侧头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罗伊伊微微隆起的肚子,笑着打趣道,“我还以为你最近又吃胖了呢!”

“小宝贝,今天妈妈要参加你干妈的婚礼。你可要好好的表现哦!表现的好有糖吃!”罗伊伊一脸幸福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小声的说道,“青青,有人说胎儿就是上帝赐予人类的天使,只要在胎儿醒着的时候许愿,就一定能实现!哎呦!她又踢了我一脚,你快抓住时机!”

“这可真巧了!”水青青欣喜地看向罗伊伊的肚子,口中喃喃自语。

“快说,快说!她可比我还贪睡!!”罗伊伊笑着催促道。

“我的愿望?”水青青犹豫了片刻,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到还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的。

“青青你那么慢,我的小天使都要等不及啦!”罗伊伊有些着急的连连催促。

“别急别急,交集会导致心跳加速,对小天使不好!”水青青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明白,随即凑到罗伊伊的肚子旁,温柔的轻声乞求,“小天使,你能帮我们找回那个走丢的孩子吗?他叫陆子衿,是一个心地善良、阳光帅气的大男孩,我们大家都喜欢他、等着他的归来!”

==========

十月二十日星期六中午十二点。

陆子衿挤在一辆破旧的货车上,伴随着“哐当哐当”声,他那颗焦急的新也在一个劲的加速跳动,恨不得立马就抵达洛水火车站。

一个星期前,他也不知怎的,竟鬼使神差般打开了许久未开的手机,说巧不巧的收到了陆文斌发来的电子邮件:

“十月二十日十三点十四分,乐园。

我跟青青举行婚礼,期盼着你的归来!

——陆子衿他哥”

==========

到点后,婚礼按照原先设定的程序进行着,在这里没有企图逃婚的新娘,没有心怀情人的新郎,也没有打算制造一场爆炸事件的匪徒。

交换戒指后,水青青仰起羞红的面庞,迎接陆文斌亲密的吻。

当两人的四瓣唇紧密的贴合时,身旁立马响起了罗伊伊、陈启智、山海、柳梦依等好友们的促狭起哄声:“文斌……青青……你们破一个记录!”

“你们先将红包翻倍,否则免谈!”水青青大大方方的盈盈一笑,轻易地化解了损友们的恶作剧,她那精致的面庞上也因幸福的滋养而绽放出似和花般柔美的笑容。

陆文斌看着水青青漂亮的脸庞,想起了他还未完成的心愿。

如果这个时候,妈妈和弟弟能看见他们恩爱的在一起,应该很是欣慰吧!

天上的妈妈,你看见了吗?

远方的弟弟,你听见了吗?

==========

当货车靠站后,陆子衿腾地跳下车,与相熟的列车长打了个招呼就风风火火的奔出了火车站。

现在是下午两点,如果抓紧时间,还能赶的上。

可惜,他的身上过于肮脏,十多辆出租车与他擦身而过。即便有两辆出租车停了下来,可他身上的现金却不够支付他们开出的三倍价格。

陆子衿很无奈的笑了笑,刚掏出手机准备求救,一辆小货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咦?您是陆先生?”货车司机探出头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我爷爷是沈家村的村支书啊,陆先生还认识我吗?”

==========

下午四点,水青青和陆文斌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总算可以歇歇脚,想用属于自己的婚宴。

“今天是水青青和陆文斌喜结连理的好日子,我们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好在没有白等!”山海端着酒杯站起身。

“恭喜两位!”陈启智也站了起来。

“陈启智你这个大笨蛋,你踩到我的脚尖了,好疼啊……”罗伊伊刚刚起身就弯腰呼痛。

众人笑成一团。

微风流淌在绿叶间,花香飘荡在屋檐下,包厢里一派其乐融融的惬意美景。

突然,包厢的房门被人打开,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子衿!!”

陆文斌惊喜的忘记放下手中的酒杯,转身拥住弟弟疲惫的身躯时,高脚杯中的红酒,染红了两人的上衣。

“哥,我好像来晚了。”陆子衿尴尬的挤出一个笑容,屋内的熟人连连点头示意。

“子衿,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可是傻站了好几个钟头呢!”山海起身,拖着陆子衿坐到了陆文斌的身旁。

“青青!你服不服!我早说过我的小天使很厉害吧!”相比起一直愣着的水青青,罗伊伊的反应更为激动。

“什么小天使?”罗伊伊身旁的陈启智疑惑的问道。

“哼哼,我就是不告诉你!”罗伊伊冲着陈启智做了一个鬼脸,随即向水青青眨了眨眼。

水青青认出陆子衿的第一眼,整个人就愣在了原地,一面惊叹罗伊伊的小天使之神奇,一面心痛陆子衿吃的那些苦。

她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起身迎上陆子衿祝福的目光,觉得自己的这场婚礼总算是完美了。

水青青伸手挪开座椅,走到陆子衿的面前,与陆文斌一起,将陆子衿拥入怀里。

“我们一家人总算又聚在一起,子衿你这个大孩子,下一回不要再离家出走了,好不好?”

==========

三年后。

早晨,柔和的阳光照亮了乐园内的每个角落,洒在载着雨露的树叶上,洒在亭亭而立的树干上,洒在郁郁葱葱的小草上。

“吃饭啦!”水青青挺着一个不算太圆的肚子,费劲地朝楼上的三个“男人”大叫大嚷着。

最先冲下楼的是陆子衿,他跟水青青打了一个招呼,抓过一个饭盒冲出了别墅的房门,跑出老远后,他的声音才悠悠传来:“我去接双双,这里拜托青青啦!”

随即走下楼的是接近一米六的乐乐,他的手里还抱着一个足球,声音洪亮的说道:“妈妈,我已经喝过盐水,吃过开胃的水果,我先去练球啦!”

水青青欣慰的答应着,目送着乐乐的身影消失在别墅前的草地上。

过了一会儿,懒惰的陆文斌还没下来。

水青青无奈的笑了笑,随即挺着大肚子上了楼,只见陆文斌已经坐了起来,正准备穿衣服。

“过来,让我亲一亲咱们的天使!”陆文斌见到水青青上了楼,立马跳下床,窜到水青青的身前。

“去去去,罗伊伊的女儿叫小天使,你就张口叫天使,复制人家的创意,还好意思得瑟!!”

“你是我的天使新娘,咱们的孩子肯定就是天使!”

“好啦好啦,你快换衣服!今晚可是子衿大婚的日子,你可不能给他出丑哦!”水青青见陆文斌已经换上了洁白的衬衫,就将一条绸缎面料制作的领带递给他,看着他收拾妥当,开车使出了乐园的大门,自己也坐回到客厅的沙发里。而思绪却停留在那条藏青色、绣着白色小花的领带上。她觉得那条领带很熟悉,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以前在哪里见到过,“唉,当了孕妇记忆力迅速下降,按照这样的速度,我会不会在生产后失忆啊?”

罗伊伊是个过来人,她或许会有什么偏方?

罗伊伊……想起来了!

那条领带是她与陆文斌订婚前,与罗伊伊在商场购物时所选的。

==========

晚上六点,洛水大酒店的宴会厅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陆氏集团社会公益部总经理陆子衿与中原省省委吴副书记独生爱女吴双双的婚礼正在举行着。

水青青穿了一件红色的晚礼服,尽管遮不住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可依旧光彩照人。她优雅地挽着陆文斌的胳膊,微笑着听着台上那对新婚小夫妻说着他们感人的爱情故事,恍惚间回到了她自己嫁人的那一天。

在那天,她和陆文斌,就是这样幸福地结合在一起的……

(全文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