仈灰系列小说

PS:因为个人原因,这个结尾拖了太长时间,实在对不起。

-------------------------

面对巫师世界中各个利益的请柬,达伦决定先暂时不做回应,幸好昨晚跟赫敏在一起的时候,已经进行过交流,知道现在作为哈利最密切的利益相关人,韦斯莱家族还没有作出任何表示,所以自己大可以借此推托,事实上这种拖延很大程度上都在于他,一方面是等待珊瑚螺旋搜索的消息,另一方面则是需要与他进行协调,毕竟也算是这一利益体系之中非常重要的一员,重要到赫敏都无法替代,就像韦斯莱夫人在家里一切都说了算,但却不能替韦斯莱先生决定魔法部的什么事情一样。

除了那些请柬,达伦简单将这段时间以来集团的事务稍稍处理一下,便再次去“魔法研究中心”,了解关于多玲的情况,毕竟人是他带来的,不管怎么样跟胡建军等人也得有个交代,其实对于最后结果如何,他倒不太担心,因为哪怕无法让多玲清醒过来,但保证身体不出问题还是很容易的,毕竟对于这种事情魔药比乱七八的现代药剂效果要好得多。

“经过我们的检查,这个姑娘的情况很特别,她的身上没有发现魔力的反应,说明并不是中了魔咒,”照例是斯内普来接待达伦,“至于魔药方面,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已知的魔药和毒药成分,但从症状上来看,却有一点很特别的地方。”

“很特别的地方?”

“对,你还记得雷古勒斯吗?”

“哦,当然,不过,难道多玲也会变成那个样子?”

“放心,不会,”斯内普瞟了达伦一眼,“雷古勒斯喝的魔药一方面会让他在死后身体依然能够活动,变成阴尸,另一方面,却也能保护他的身体,避免腐烂受损,同时保持基本的自我修复能力,否则,泡在湖水里那么多年,就是铁块也生锈了。”

“但是,”转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多玲,斯内普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她身上的东西却是完全相反的。”

“相反的?”

“对,从魔力检验和毒物测试的结果来看,这个姑娘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一切正常。”

“这叫一切正常?”听了斯内普的话,达伦表示难以理解,这多玲一直昏迷不醒不算,而且身体都快,不,是已经臭了,到“魔法研究中心”的时候,都以为这是一具尸体呢,他去了一趟东南亚,染上了什么特别的癖好……所幸巫师们对于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魔药可以应付,这才没有什么异味了,但,活人,一个正常的活人怎么会臭呢?!

看着达伦满脸怀疑的表情,斯内普不紧不慢的说道,“当然,这个要看你的‘正常’是什么标准。”

“标准?”

“这个小姑娘的身体,以活人的角度来看,这情况是相当的危险,但是,她现在是什么状态呢?”

斯内普现在的表现,达伦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当年上魔药课的情形,看来对方这习惯还是没有改,不愧是当过教授的,但在魔法研究中心里这很正常,因为里面大把从霍格沃茨挖过来的教授,不空出位置来,怎么往里塞人……

“什么状态……”之前听说多玲是中了降头,达伦觉得这是一种特别的魔法,所以根本没有认真检查过,说起来,现在他可远不如以前的时候上心了,要是还在霍格沃茨的时候能够接触到这种东西,绝对会想尽办法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下到伏地魔,或者哈利身上,不是说死降嘛……

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多玲,达伦展开了自己的魔力,仔细感应着对方的身体,没有发现什么变化,除了依靠魔药,阻止了腐败症状之外……等等,腐败?!

只有死人,以及活人身上失去活性的身体组织才会腐败,多玲还活着,而且她也没有败血症和中毒的迹象,怎么会这样呢?!

“虽然她看起来还活着,但在灵魂层面,却已经死了,”斯内普用他那特有的语音说道。

“灵魂层面已经死了?”达伦吃了一惊,但随即迷惑起来,“什么叫‘灵魂层面已经死了’?”

“这涉及到死亡与灵魂,看来这些年你不像在学校时那样用功了,”斯内普从眼角瞟了达伦一眼,“我想你知道,一般来说,人的灵魂与肉体是相对应的,只有当肉体死亡之后,灵魂才会面临离开,还是留下的选择。”

达伦点点头,因为哈利那块复活石就在魔法研究中心,其中的力量早被研究了个够,反倒安全了,等到人们知道其真正的作用之后,自然没人以为能够用来复活死者。

“先前我说,她身上的东西与伏地魔的魔药相反,是因为,它让这个姑娘的灵魂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哪怕她还活着,正是因为这样,身体才会表现出那样的症状。”

“所以,她才会始终昏迷不醒,还出现尸斑和尸臭?”达伦看着多玲。

“是的,因为这都是死者应该有的样子。”

“那,有办法解除吗?”

斯内普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们虽然找到了她身体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但是,对于究竟是如何直接针对灵魂施加影响,还不太清楚。“

“对灵魂产生影响?“达伦想了想,”不是有很多黑……哦,魔法都能产生这种效果吗?“他好不容易才重置了巫师世界对于魔法的分类,可不能再给改回去。

“是的,但那些魔法与这个很不一样,“斯内普解释道,现在魔法研究中心集合了全国的魔法资料,虽然肯定还有漏网之鱼,但各家”秘籍“互相对应,从而查漏补缺、取长补短的效果绝对是”爆炸性“的,这也是达伦能够成功挖到众多大师级人物的原因,而且,经过这次事件,对方也体会到了他这种”变革“的意义,别的不说,很多自己曾经以为是”新发明“的东西,原来早八百年(无误)就有人搞出来过,光这一件事,就足以让人痛心疾首了……

“到目前为止,我们所接触到的类似灵魂魔法,都只是对灵魂的某一方面产生影响,而这个,则是全方位的,并且效果是持续性的。“

“持续性的,”达伦皱起了眉头,“用灵魂魔咒也不行吗?”

“通过魔法对于灵魂产生影响,原本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灵魂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斯内普想了想,“魔法物品吧,某种意义上,它精巧而多变,以往的魔咒往往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改变。“

“那,这个降头是怎么做到这样的呢?“

“那你恐怕要去问什么‘讲头石斧’了,而且按照你的描述,我们连它是通过什么途径作用到人体上的都不清楚。“

听了斯内普的介绍,达伦知道这下多玲中的降恐怕在这里也没有办法,只能等着胡建军他们的消息,看看有没有别的方法,稍稍又聊了几句之后,他随口问道,“你们怎么发现多玲是灵魂方面出问题的?“

“对于这一点,幸亏你把她送到这里来,否则,永远都不会有人发现。”

“为什么?!“

“因为,现在全英国会‘摄神取念’的巫师,全都在魔法部和这里,而对灵魂异常感应最敏感的,正是‘摄神取念’。”

虽然自己也会,但正是对“摄神取念”的亲身体验,让达伦知道这种魔法的强大,所以在形势有所控制之后,他便借着“伏地魔”这个“摄神取念”大师的名头,设法让魔法部通过了一项针对性的法案,以对其进行严格管制。

按照这项法案的规定,“摄神取念”就像阿尼马格斯一样,必须向魔法部报备,任何故意隐瞒的人都将被送进阿兹卡班进行惩罚,并且,加入发现其违反规定使用“摄神取念”的话,还将面临终身监禁的危险,或者彻底放弃魔法……

即使通过了报备,掌握“摄神取念”的巫师也只有在成为傲罗的情况下可以使用,除此以外的任何情况下使用都是违法的,而且不仅如此,除了身为傲罗之外,每一名会“摄神取念”的巫师,在涉及到需要与对方进行涉及到利益的谈判、交流之前,都必须向对方表明自己会“摄神取念”这件事!

所以,现在对于一名巫师来说,“摄神取念”是一种非常麻烦的技能,要不是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类似于血统的技能,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消失了,当然,麻烦也只是相对的,反正达伦自己是做垄断生意的,对方没有别的选择,不过这也节约了大量时间,双方只需把自己的利益率阐明,然后取个都能接受的中间值就好了,特别节约时间……

达伦就当没有听出斯内普话里的不满,这家伙摄神取念的水平比自己还高,当然也在法案的规定范围之内,“于是你们就察觉到多玲的异常了?”他就当不知道是谁发现的。

“活人和死人总是有差别的,当然,得非常认真的检查才行,毕竟她的灵魂只是‘以为自己死了’。”达伦点点头,表示赞同,反正他就没有发现,当然,他也没上过心,到底是年纪大了……

虽然没有能够解决多玲身上的尸降,但总归是弄明白了基本的原理,也算是个收获,另外,对于普通人来说,像她这样灵魂把自己当作尸体的情况自然非常难以处理,因为这既不是尸体,可是表现出来的现象又像尸体,但对巫师来说就完全不是问题了,无非是魔咒加魔药而已。

多玲安安稳稳的躺着,也方便达伦去跟shirley杨联系,而且现在的情况比当初在珊瑚庙岛上要好了不少,除了始终昏迷不醒之外,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这个消息让胡建军等人也是放心不少,并且与他说,打听到了解除尸降的方法,据说是什么“尸丹”,从古尸体内结出的“丹鼎”,只是需要时间去找,好在现在多玲的情况不急,慢慢再说。

这些事情且不去提,不久之后,哈利的消息却以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方式出现了……

“祖尔先生,”达伦看着对面的中年男士,“能谈谈你关于汉克先生的那篇文章吗?”那是一篇关于幻想型精神分裂病例的材料,可能是因为所描述的情形实在太“幻想”了,才被刊登出来。

“哦,那篇文章啊,”看了看餐单,给自己选好之后,对方回应道,“那是警察送来的一个病人,他所描述自己幻想出来的一个同伴,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一具尸体,但却比瑞士军刀还万能,你能相信吗?”

“能谈谈具体情况吗?我不是说那个病人,是关于他,幻想出来的情节。”

“哦,你对那个感兴趣?想从里面获得些灵感吗?“

“……“

“好吧,就如我在文中所说,那个病人想象出了一具尸体来充当他在一个孤岛上的同伴,而且能唱歌跳舞,喷气伐木,还不时放个屁,可那是不可能的,哦,你大概不太清楚,首先,人死了之后,就开始被体内外的微生物分解,而这其中,不少细菌都是会产生气体的。人的消化道里本来就居住着大量的共生菌,以及偶然路过的微生物,如果条件合适,尸体内就会随着腐败进展慢慢积聚气体,足够形成一定的压力,积攒的气压总会四处寻找出口,而那些天生的体腔开口是气密的薄弱点,它们自然是首要的突破目标。“

“比如说,胃里的内容物就可能会被气压逆着食道推出,造成‘死后呕吐’,至于尸体的‘屁’?似乎倒真没有太多正经研究关注这个话题,不过尸体的肠道里既然能够产生那么多气体,在条件恰好的时候,气压挤开已经松弛的**括约肌放个屁出来,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但像病人所说的,推力大到能当喷气式摩托艇使,这实在是有够魔幻,要知道那种简直能飞的摩托艇马力是一百多起步的,一两百匹马力是个什么概念?和摧枯拉朽的挖掘机在同一档!“

“另外,据描述,尸体看杂志里的美女时,哦,虽然很怪异,但确实是这么说的,尸体在看杂志,它产生了反应,但是,在心脏不跳、血液不流的情况下,这在动力上就是不可能的!男性的器官发生反应的过程是个神经指挥下的血管活动,当中枢觉得某些器官要起来干活的时候,内部动脉血管平滑肌会在神经的信号下开始舒张,血管阻力随之降低,血液就会涌进海绵体,升高内部的压力,而膨胀变大的海绵体又会压迫其内部和周边的静脉窦,这样就会阻碍血液从里面流走,导致内部压力进一步升高,体积进一步膨胀,对静脉的压迫闭塞效果也就更加显著,如此形成正向循环,直到达到完全坚挺的状态。“

“以往对人类尸体的相关灌流实验显示,要实现这一点,灌注压力起码要达到85~100毫米汞柱,其内部的最终压力甚至比大动脉收缩压还要高,所以,没有了心脏跳动提供血压,想发生反应是办不到的,除非是有魔法,或者是那种生化僵尸,不是吗?“

达伦干笑两声,但背心已经一片冷汗……

“而且人死后尸体会逐渐变得僵硬,因为能量耗竭、代谢废物积累等等原因,人的肌肉在死后几分钟就开始分批变得硬直、无法活动,导致关节被锁死,尸体达到完全僵硬笔挺状态所需的时间在不同情况下差异很大,从几小时到几十个小时都有可能,在那之后,尸僵还会逐渐解除,因为肌肉细胞会逐渐分解腐败,导致关节松弛,于是尸僵便开始松解,然而,那个家伙却说尸体强得可以当做打火石、开山斧和霰弹枪来用,如此不科学的情形,除了是精神分裂的幻想之外,那就除非真的只能理解为魔法的奇迹了,你说是不是?“

“……“

虽然最终只有这一则消息,但是,当达伦见到那个人时,他知道对方没有说谎,也没有出现幻觉,这说明,哈利最后的下落,终于可以确定了!

但是,虽然哈利不在了,这个巫师的世界还将继续下去,达伦在这里的生活也是如此,不仅仅是他,还有他的家人,这里的一切!而这个世界,也已经随着达伦发生了改变,相信,这种改变还将继续下去……(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