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形饮水机 H

万古幽闻言略一顿,稍显过狐疑的双目端详了皇甫枫流片刻,见后者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自在,心念一动,截然道:“不改了!”

皇甫枫流缓缓道:“如果你判断错了,会不会反悔?”

万古幽此刻倒坦然一笑:“你别想转移我的视线!把手打开吧,别玩花样!”

皇甫枫流闻言一怔,默然不语。【全文字阅读】万古幽紧紧盯着皇甫枫流的右手,却见后者并没有转过手腕,只微微松开手,那一粒粒白色的棋子从指缝中滑落。

一……

二……

三……

随着皇甫枫流的手慢慢的打开,万古幽的心情不由紧张起来:“你什么意思?!要是耍诈话,我可不认!”说完微微扬起了手。

不辞镜里朱颜瘦!

以他的身份,如果被后辈愚弄了,基本属于奇耻大辱,只有动手了。

皇甫枫流叹息着摇头,他已经松开了中指、无名指及小指,那掌心朝下的拳头只有大拇指和食指还紧紧扣着,地下此刻已落下八粒棋子。

一旁的楚鼎客、无作大师都紧张起来。楚鼎客本来不甚在乎这单双游戏的输赢——他更希望老万能够直接出手,因为他看到皇甫枫流运功之后的情形,断定这年轻人已经是强弩之末!而且他清楚知道神医纳兰世情已经死了。皇甫枫流绝没办法应付病护法的毒功!就算皇甫还勉强能运功,也未必能对万古幽造成多大的伤害——自己就是证明,目前除了暂时无力,心脉等并无大碍。

退一万步说,真的万古幽有什么不测,只要自己能脱险……

无作大师却是担心和疑惑。

担心的原因自然是他完全清楚局势;疑惑却源于他刚才看到皇甫枫流的隐秘动作。

最关切的是应仪儿——因为如果真的是双数,起码她自己安全了。

所以几个人都关切地看着皇甫枫流那稳定而慢慢张开的手——那拇指和食指之间,到底是有一粒还是两粒棋子?

皇甫枫流松开了他最后两个手指。

又一个白色棋子落了下来。

楚鼎客脸上露出埋怨之色,应仪儿眼中尽是失望;万古幽却根本不信。他几乎就要冲上前去检查皇甫枫流的手。

或者是拼死一搏。

他已没有退路。

就在这个时候,皇甫枫流微微一叹,手一抖,又一颗棋子落了下来!双数!

要不是被捆住,应仪儿几乎要雀跃起来。

无作大师脸上的不解之色却愈浓。

皇甫枫流道:“天意!万护法请让人把古兄送回来交换应姑娘吧!”

*******

古国平没受什么苦,也没有中毒,看着远去的万、应二人和忍不住要问,皇甫枫流却一摆手,转身过去封住了楚鼎客的昏睡穴,方道:“古兄,把他抬进屋里去。”

言罢也不等待古国平和无作大师,返身往屋内行去。

等那二人进了屋,才发现早一步进来的皇甫已经倚在墙上,慢慢地往地上滑落,面色苍白如纸。无作大师一直想问“真的是天意么?”见状忙过来扶起他,一时问不出口了。

天意?

这世界真的有天意么?天意从来高难问。

但很多人为却假借着天意的由头。

无作大师终于没有问出来,却似乎明白了缘由。也明白了皇甫枫流为什么要这么做。

ps:(近来为生计,为了大城市的负担,为了年底单位的重大变动,耽误了更新,但中堂心里一直挂这这本书,挂着大家!

祝大家新年万事如意,羊年行大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