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

穿越了这么久,苏柏清其实还是有种糊里糊涂的感觉,一直都在穿越,好像永远都没有尽头一样,但是就在苏柏清自己都以为只能这样孤身上路的时候,两个变数出现了,宫峥早就出现了,从总裁那个世界就跟着了。而百里清泽,却是在那个全息世界结束后,过了很多个世界之后找上门来的。

“柏清,我回来了。”

这是苏柏清再一次见到百里清泽的时候,逆着光的少年一如当年,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化一样,君端方,温润如玉,一如初见时那样的感觉,一句回来了,就像是出门回家一趟,这么多个世界以来,也就只有全息那个世界,苏柏清有了一个亲人,即使他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但这并不影响两人之间的感情,在百里清泽面前苏柏清总会表现出平日不见依赖,也和以往一样,百里清泽相处起来和当年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只是格外讨厌宫峥就是了,两个人就像是天生的八字不合一样,所以说这次匈奴来袭,宫峥也是故意派百里清泽去的,其实并没有多紧张,随便派个将军下去都可以完美地交上一份答案,可是宫峥偏偏不顾各路人士的劝谏,硬是把百里清泽派了出去,更是名为以防万一。

实际就是为了把他调开,以便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多和柏清相处的小私心罢了。

把不要脸挥到极致的宫峥,凑了过去,“你怎么能老是顾着百里呢,他哪里需要你担心,倒是你平时更需要注意啊……”说道一半就伸手拿走了苏柏清端起的茶杯,像是老妈一样操心着,“身体不好,吃完饭就别喝茶,喝点温水。”而苏柏清早就习惯了他这样不放心,每天都操心着他日常的生活的皇上大人,自然就很听话地换了一杯温水,小口小口地喝着。

见他这样,宫峥眼里满是笑意,坐在他的隔壁看着他喝水的同时,嘴巴也没停下,“最近天气也快要热起来了,你可别贪嘴,冰碗那里切勿多吃,不然脾胃不舒服,你又该难受了。”

长期照顾着苏柏清,宫峥对于这些日常细节早就铭记在心了,或许是因为全息的失败?苏柏清之后的穿越十个身体八个病,不是先天体弱,就是后天疾病缠身,更甚者缠绵病榻。不过幸好的是,宫峥自始至终都一直陪着他,有一次苏柏清开和宫峥开玩笑般说道,“你整天跟着我,陪着我,难道你喜欢我?”

“我爱你。”

当时宫峥那认真到像是偏执一样的神情,苏柏清至今都还记得,不是喜欢你,而是我爱你,本意在调戏的苏柏清突然有种莫名的尴尬之感,把头偏到了一侧,所幸的是,宫峥也并没有做出进一步的举动,也不逼他,两个人像是什么事情都没生过一样。

只是苏柏清再也没有开过这样的玩笑,说对宫峥没有感情也是假的,一个人历经了这么多个世界,还是一如既往地陪着你,说什么都不可能无动于衷,不过说到喜欢……

苏柏清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莫名其妙地心存芥蒂,虽然自己也唾弃过自己,但苏柏清还是选择了遵守自己的心,从来没有正式答应过宫峥什么。

两个人相处的方式就像是老夫老妻一样,平淡似水,相依相偎。

吃过饭的苏柏清,被宫峥硬是拉了出去到御花园里散步,美名为消食。牵着苏柏清的手,一把挥退了跟在身后的那些太监什么的,两个人漫步到了一个湖中小亭上,苏柏清看着天空上那漫天的星星,随口地问出一个能让满朝文武疯狂地问题,“你想好了吗,究竟要培养那个皇上位?”

因为这次苏柏清的任务是,【培育一代明君,限期下一代君王继位。】若是只是继位那就好办,皇帝都是自己这边的人了,只是上面明确地写着明君,这可不是街边大白菜,随便一捡就能有的,所以现在横在他们面前的问题就是,选谁呢?宫峥醒来的时候,这个身体早就辛勤耕耘,总共有十五位皇,还有九位公主。

“怎么了,无聊了还是等不及了?”坐下石椅上,宫峥满脸笑意地看着苏柏清的背影,即使他的目光并不在他的身上,只要他的目光一直跟就好了。

“也不是……只是好像好久没有出现过这样有挑战的任务了。”摇了摇头,苏柏清解释着,“你还是留意一下吧,你那十五个儿……”

但在这个时候总有些不长眼的来打搅的,亭几步开外有位身着宫装的女,她的身边还站在以为宫女,小心翼翼地托着她那染了凤仙花汁显得格外白皙娇弱的手,不过神情上的扭曲却破坏了她本身姣好的面容,“小贵这次果然没有说谎!我就知道苏柏清进宫了,皇上饭后必定会和他来到御花园,本宫果然没有看错人,看来回去还是要好好赏小贵一番啊。”

她身边那个身穿着淡青色宫装的宫女,追捧道,“娘娘说的对,这次您一定能重获皇上的欢心!”

“本宫的髻没有乱吧?”

“没有,漂亮得很。”

听见满意的答案,她便向着湖心亭走去,路上每隔很远才有一盏石灯,所以路上还是十分昏暗的,走到了亭边在那两个大大的灯笼下,才故作惊讶地惊呼出声,“皇上原来在这啊。”然后柔柔弱弱地行了一礼,媚眼跟不要钱似得就往宫峥身上抛。

说真的,两个人都是听到她这么一嗓才扭头看向她的,只见她梳着单刀髻,两侧斜插着一对铜模印花鸟争艳如意云簪,身着一袭蜜合色的白玉兰散花纱衣,腰间还佩戴淡色的绣花香囊,手上还带着几串手链,紫碧玺和红石榴余下的都遮遮掩掩在宽大的衣袖里,脚上穿一双镶珍珠凤纹绣鞋,明显就是精心打扮过一番的。

“臣见过贵妃……”嘴上这么说着,身体老半天才有向前一曲的趋势,但早在苏柏清弯腰之前,宫峥早就大手一挥,让他先站到后面去了,而却迟迟没有叫起还跪着的皇贵妃娘娘,倒是一声质问,“你怎么在这!”。看见这样明显的差别待遇,贵妃微微低下头,眼帘稍稍向下,遮掩住了自己的眼里那丝不甘和嫉妒,但嘴上还是用着娇媚的声音回到,“臣妾见今日月色正好,出来四处闲逛,谁知道……就遇上了皇上了。”最后那半句话说的是百转千折,带着点点委屈,让人格外怜惜。

苏柏清抬头看着那被乌云遮了一半的月亮,心中一阵无语,今夜月色一点都不好,星星倒是挺多的,这位淑皇贵妃为了制造一场偶遇也是颇为用心,就是没用脑罢了。

“回宫!你那点小心思就别拿出来招摇!”宫峥语气里满是不耐烦,“萧贵妃御前失仪,禁足三个月。” =妙%筆%閣 $][b$i][]

“皇上!”淑皇贵妃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声音变得格外尖锐刺耳,宫峥撇开头,冲着跪在淑皇贵妃身后的宫女赶紧带走……唔,拖走她家娘娘,别在这里不愿走。最后还是要颜面的淑皇贵妃还是自己站了起来,没生让自家宫女硬生生拖起来这样的丑事,不然明日宫中便又多了一些笑料了,即使这样但淑皇贵妃临走前还是深深留了一个眼刀给苏柏清。

看见她这样不顾自己的存在,居然不知死活地向柏清抛眼刀的行为,宫峥感到了异常的愤怒,禁足三个月肯定还是太少了!“皇那里我会派人再去看看了,尽快选出一个吧。”两个人就以这样随便的态度了解了这件能让朝堂震动的大事。

回到太极殿之后,宫峥坐在桌前大笔一挥,就写下了一份懿旨,大意就是淑皇贵妃御前失仪,罚禁足三个月,并且剥夺封号,降为贵妃。虽然都是宫中的高位妃,但是皇贵妃与贵妃相差万里,即使还是宫中第一人,可她却被剥夺了封号,还降了一等!怎么能让她不气,御前失仪!

气到了极点的萧贵妃一只手把桌上的那套她最喜爱的青花瓷茶壶和茶杯,全都扫到了地上,一声轻响,全都化为碎片。

“噢,既然萧贵妃如此,就让人把她的供奉之物再缩三成吧,别浪费了这些好东西。”在收到手下人汇报萧贵妃又在自家宫中扔了多少瓷器,撕碎了多少手帕之后,宫峥干脆利落地减了她的供奉,没钱没权了,又出不去,家里更是大权尽失,谅她也弄不成什么风浪,宫峥也是派人继续监视着,也就没有再多管过萧贵妃了。

“报!大将军估计一个月后将抵达京城。”

“什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