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荔莘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殿下,不要太过纠结这件事情,早日稳定国内才是正道,现今王上薨了,齐国唯有殿下才可稳定民心,稳定政局。”魏缭捏了捏胡须,对田建劝道。

如今齐王田法章死了,而齐国又遭受到了如此巨大的变化,所以田建现在要做的并不是纠结白起是否身死,而是该如何稳定齐国朝野,做到真正的集权。

田建咬了咬下唇,有些悲切,对魏缭揖了一礼说道:“此次我军有此大胜,全赖蒙将军于先生之功,待到本宫继位之时,必定会昭告先王之灵,册封汝等功臣。”

这就是**裸的拉拢魏缭和蒙敖了,现在田建的根基并不是十分稳固,至少比不上安平君田单在齐国的威望,而将蒙敖和魏缭笼络住,再赐予高爵,分化齐国的大权,这样他田建才没有后顾之忧。

只有朝堂呈现几股势力的争夺,这才是真正的为君之道。

作为太子党的蒙敖肯定是死心塌地的跟随田建,而魏缭却有些游离田建这个团体,而田建这句话就是显示心意的试探了。

若是魏缭拒绝了,那么...

魏缭轻轻一笑,对田建施了一礼说道:“臣愿效忠王上!”

王上!田建现在已经是王上了,虽说现在正统的王上是田法章,可是田法章身死,作为齐国太子的田建毫无疑问就是齐国的王,除非他那个弟弟不知死活的跟他争夺王位。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田假现在只有十岁,又不是长子,也没有权利,怎么可能与他争劝。

而这种昭朱荔莘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然若揭的王上也不是别人随意就可以叫的,因为田建还没有昭告太庙,登基为王,现在他的正统身份是齐太子!

可是魏缭现在叫田建王上就以为他臣服于田建,田建就是他效忠的王,王更不是一个称呼,也是一个站队的选择。

田建嘴角露出一丝释怀的笑意,看了看魏缭和蒙敖说道:“本宫现在还是太子,并不是王上。父王还未下葬,本宫身为父王的长子,怎么可以....”

后一句话虽说田建并未说出,但是老油子的魏缭听后微微一笑,这个太子才是值得自己辅导的君王之才,心性已经不弱于列国君主了,一点也看不出是未及冠的少年。

“殿下,如今白起三万兵马已被我军歼灭,但陶郡仍需谨慎,该当快马传信,通知安平君一战而灭秦军、魏军。可安平君现在年老,若是因为身体原因,到时候因小失大.

依臣之意,当由蒙将军作为副将,帮助安平君共同攻打两国联军。”魏缭眼睛微眯,声音抑扬顿挫,对田建朱荔莘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由衷的建议道。

这一番话,听起来像是对安平君和陶郡的关心之言,可是若是细想,这是要分化安平君权利的话啊!

安平君虽说年老,但还没有到那种连军队都指挥不了的程度!

而让蒙敖前去作为副将,这是要扶持一个齐国的名将,来此削弱安平君在军中巨大的影响力。

毕竟齐国虽大,可也不是二十年前名将辈出的年代了,那个时候的田忌、孙膑、司马穰苴、匡章都是名胜一时的名将,战神,而现在的齐国只有田单这一个名将,更何况田单已经年老了。

在旁边的蒙敖面露感激之色,看了一眼魏缭,急忙说道:“臣愿快马前往陶郡,帮助安平君统领战务!”

田建眉头轻微的皱了皱,内心有些不悦,虽说魏缭说的这番话正和他意,可是魏缭开口,意思就不一样了,蒙敖若是上位,恐有尾大不去之疑!

现在的蒙敖怀有歼灭白起三万轻骑的战绩,这个功名足以使他闻名列国,毕竟白起可是天下顶尖的武将,即使这怀有水分,但是也足可以说明蒙敖的军事才能。

“本宫的意思是...魏先生提的不错,安平君现在年老难以持久用兵,而本宫又要稳定齐国,蒙将军前去是最好的,可是我身边的卫庆也不错,不如此行便由蒙将军和卫庆共同率领平陆五万齐军一同赶赴战场。”田建瞥了一眼蒙敖,淡淡说道。

在旁边的卫庆顿时下了马匹,对田建半跪道:“臣一定不会辜负殿下的期望!”

作为和蒙敖同时进入太子六率的人,卫庆是对蒙敖有那么一丝嫉妒的,去年的陶邑之战太子让蒙敖前去,而此次的围歼秦军更是蒙敖统领。

为什么都是太子属官,蒙敖独受殿下恩宠?而他卫庆就比不上蒙敖了吗?

当然田建也有一份考量,是,蒙敖你是不错,可是若是只重用你一个人,其他人能服气吗?何况卫庆和田建在楚国陈郢的时候,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是极为亲密。

蒙敖顿时有些发愣了,可是扫到田建看向他的眼神,顿时背后渗出一层冷汗,他太急功近利了,这是为人臣子的大忌,“臣和卫将军必定凯旋归来。”

“很好,魏先生意下如何?”田建淡淡笑了一声。

“这?”魏缭嘴角勉强挂上一丝笑意,太子对他的建言采纳了,但是却又加上了卫庆,这是对他的警惕啊!

文臣和武将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在战国时代,文臣武将之间的区别越来越显现,而不是像春秋时期,文臣武将都是一个人。

廉颇和蔺相如的将相和的基础也是建立在他们互相看不对眼,如果他们都好的穿一条裤子,赵惠文王就要着急了,任哪个帝王也忍受不了自己的大将和文官眉来眼去。

“殿下奖赏有度,用人分明,此次必定有所思量,魏缭就不在斗胆建言。”魏缭说道。

田建“嗯”了一声,转头看向蒙敖和卫庆说道:“本宫在王宫设宴,期待两位将军凯旋归来。”

“臣等决不负殿下期望!”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纷纷尊敬说道。

要知道田建又从平陆都调集了五万军队,加上在陶邑的十五万兵马,就是足足的二十万兵马,此战断然没有不胜的道理。

“好,本宫就期待你们两人的胜利。”田建脸上浮现一丝笑意。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