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魂小妾

尉迟恒微怔了怔,忽一瞬,他朗若风吟,清润悦耳的嗓音响起。www.wenxue6.com=乐=文=

“神医公主那是一般的女子吗?你们说让我牺牲美色,你们认为有用吗?”

“这?”尉迟恒的反问让一众好友瞬间闭嘴了。

“那现在机会就在隔壁,你们还是想个好法子去接近吧。”呼延昭清雅的脸上有着惑人的笑,他瞅了瞅他们,说道。

“咱们不如抽签决定吧?”兰熙玄俊秀的容颜上绽放一抹迷人的笑容,语带调侃之意。

“抽签?嗯,这个法子不错呀!”呼延昭不由得颔首道。

“成,那就抽签决定!”西门刃显然也是赞成的。

“好,我也赞成。”殷霁月笑着说道。

抽签的结果出来了,殷霁月倒霉的抽中了。

“哈哈,霁月你的运气真好,恭喜恭喜……”

“对啊,霁月运气不错呢!”

殷霁月唇角抽了抽,心想这帮损友,真的没的救了。

但是既然自己抽中了,就只能硬着头皮去隔壁雅间碰碰运气了。

雅间内。

“夫人,这家的五香猪蹄可不是一般的好吃!”凝香笑着说道。

“那我们要不要再来点一份呢?今个大家也好尽管吃的畅快!”楚娉婷闻言莞尔一笑,对于贴身伺候她的两个丫鬟,她还是很看重的。

只是隔壁似乎有点吵,貌似是几个男子的嗓音,哎呀,自己都已经成亲生子了,去管别人说什么干嘛呀,是以,她继续和贴身侍女讲话,不再去听隔壁在说什么。

讲讲吃吃,不一会儿,楚娉婷想到了凝香和沉香的接替问题。

因为凝香和沉香总有一日要婚配的,她是不是应该挑两个能干的丫鬟接替她们呢?

殷霁月走出雅间,去吩咐小二取来了一盘香喷喷的五香猪蹄,然后笑着去敲楚娉婷所在雅间的竹门。

听得门外的敲门声,楚娉婷皱眉。

“夫人,咱们刚才没有叫小二吧?”凝香更是狐疑了。

“奴婢去开门瞧瞧。”沉香见楚娉婷朝着自己使眼色,便主动起身说道。

“嗯。”楚娉婷闻言淡色道。

沉香在透过竹门的缝隙,倒是瞧见了颀长而立的殷霁月,她啊的张大了嘴巴。

“沉香,怎么了?”楚娉婷并没有马上出声,而是用唇形问她。

沉香也是伶俐的,立马看懂了楚娉婷想要表达的意思,但是这会儿她也不清楚门外那个俊逸的男子到底是何人?

所以呢,沉香她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在竹门上用拇指写了美男两个字形。

楚娉婷见沉香这么个举动,倒是有点儿哭笑不得。

“夫人,咱要不要开门啊?”凝香也看见了沉香写在竹门上的字形表示,她方才挨近了楚娉婷,小声问道。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楚娉婷微笑着让凝香取来了她的面纱,是以,她在得知门外站着的是一个男子后,当机立断的戴上了面纱,绝美的小脸上只露出一双剪水秋瞳注视着竹门的方向。

沉香在楚娉婷的授意下,这才给殷霁月开了那一扇紧闭的竹门。

只一开门的瞬间,殷霁月就嗅到了一真淡淡的好闻的药香味。

“你是何人?为何敲我们雅间的竹门?”不用楚娉婷发问,凝香作为她的贴身侍女,已经帮着问殷霁月了。

“据说名动江湖的神医公主楚娉婷在此,所以在下殷霁月特意端来了一份五香猪蹄想要求见神医公主。”殷霁月进来之后,笑盈盈的说着,他看了看戴着面纱的楚娉婷,心里大略猜测神医公主就是眼前这位戴面纱的女子了吧。

“哎呀呀,你们看看啊,我被五香猪蹄给出卖了。”楚娉婷这话是对凝香和沉香两个侍女说的。

“夫人,有人免费送来五香猪蹄,咱们要不要收啊?”凝香闻言噗嗤一声笑了。

“已经吃的很饱了,要吃,你们吃吧。”楚娉婷这会儿有点儿兴致缺缺。

“我们也饱了,殷公子自己吃吧!”沉香摇摇头说道。

“殷公子,你是苍城殷家的那位殷公子吗?”楚娉婷想了想自己让人查的有关殷家的资料,貌似对殷霁月的个人资料有那么一丢丢的印象吧。

“在下正是出自苍城殷家。想不到神医公主你竟然知道,在下真是欣喜若狂。”殷霁月闻言立马拱手作揖道。

“行了,行了,我也不想和你虚伪的说些客套的话,你直接同我说吧,你咋突然要求见我?”楚娉婷可不想和她拐弯子讲话,那样的话,她会觉得累,再说了,今天她好不容易决定给自己放假来着。

在楚娉婷打量自己的时候,殷霁月也在打量脸上蒙着面纱的楚娉婷。

从京城那边传来的传闻,据说神医公主貌若天仙,医术精湛,今日却见神医公主带着面纱呢,难道自己无缘见得她的绝色姿容了吗?他心里真是好奇的紧。

楚娉婷见他长相丰神俊朗,心道苍城这样蛮夷之地,居然也有如此俊美的男子,不由得感叹古代美男真多啊!

“在下也是偶然得知神医公主你在聚福楼用膳,方才冒昧求见,还望公主海涵!”殷霁月清越的声音响起,好似那朱玉相扣,让闻者从内心感觉一阵舒爽。

楚娉婷心道这人的声音还蛮好听的,至少不让人讨厌吧,是以,她轻轻地瞥了一眼沉香,示意她去把那扇竹门给关上,显然她是有事儿要和殷霁月谈谈。

毕竟她想在苍城做买卖,这一来人生地不熟的,二来,若是有当地人出面,总比她一个官夫人去抛头露脸的好吧,毕竟这不是她可以横行霸道,有皇帝义兄的京城,这是苍城的地界,还是带着使命来的,可不能让她任性呀。

“好说,好说,你还是同她们那样喊我夫人吧,毕竟本宫已经嫁人了!”楚娉婷这会儿自称本宫,也算确切的承认了自己是神医公主的身份了吧。

“草民殷霁月叩见朝安公主。”殷霁月见楚娉婷自称本宫,便识趣的马上行礼了。

是的,楚娉婷被今上册封为正一品辅国公主,享皇家公主俸禄,封号朝安沿用,所以殷霁月这么下跪行礼也合乎礼节吧。

“你起来吧!”楚娉婷见他落落大方,也就不去介意他冒昧求见的错了。

“多谢公主,哦,不,多谢夫人!嘿嘿……”刚才他记得楚娉婷有提醒他让他随着那两个侍女那么喊的,是以,他从善如流。

其实也对吧,毕竟楚娉婷现在嫁了人了,称呼夫人更好一点吧。

“你出现在此处,是不是想要让你们殷家做那皇商?”楚娉婷很聪明,只一会儿便猜测了殷霁月大半的来意。

“夫人猜的不错,霁月确实有此意。”殷霁月落落大方的表示自己确实有这来意。

“但是皇商这事儿不归我管!你应该去找大将军问问手批文书的事儿!”其实相当于现代的经商许可证之类的证件吧,楚娉婷笑着对殷霁月说道。

“这只是其中来见夫人的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的一个会医术的好友想和夫人你切磋医术。”殷霁月见楚娉婷有意推脱,知道殷家想要做那皇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他也不坚持,而是立即聪明的转了个话题。

“你的一个好友?他想要和我切磋医术?”楚娉婷闻言不由得失笑,眸子里掠过一抹兴致,也许是颜灵素不在身边的缘故,倒是没有人叽叽喳喳的和自己讨论医术了。

“正是,霁月想把那个会医术的朋友引见给夫人。”殷霁月笑着朝着楚娉婷拱手,说道。

“行啊。”楚娉婷倒是没有不愿意的,这自己来了苍城,就算自己想隐瞒自己会什么,还不是照样有人暗中调查自己,还不如明着来比较好。

“夫人——”凝香有点儿担心。

只是楚娉婷淡笑着摇摇头,以眼神示意凝香沉香不要担心。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切磋医术吧!只是你那会医术的朋友在哪儿呢?”楚娉婷嫣然一笑,接着优雅落座,自己给自己再次倒了一杯桂花酿,再从指间稍稍引入一丝空间灵泉,这平凡的桂花酿瞬间香味弥漫整个雅间。

“在……香……真香……怎么你这儿的桂花酿比我们寻常喝的桂花酿香呢?”殷霁月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异彩,要知道他也是嗜酒之人,但是对桂花酿却没什么兴趣的,可他此时此刻竟然那么期待想喝她们这雅间的那一杯桂花酿,哎呀,他这是疯了还是傻了?

不止殷霁月这么想,就是隔壁那几位贵公子也是那么想的,谁让这加了空间灵泉的桂花酿一瞬间香飘十里呢!

“这不就是聚福楼的桂花酿么?有什么不同么?”楚娉婷对上殷霁月如墨的眸子,那戴着面纱的小脸上闪耀着高深莫测的笑容,只是殷霁月看不到罢了。

“比我们那边雅间喝的酒还要来的香。”殷霁月有点嘴馋了,他听着楚娉婷如银铃般的笑声,俊雅的容颜也绽放一抹绝美的笑容,只转瞬即逝,快的让人瞧不清楚,半响,他说道。

“殷家那么富有,会没有好喝的桂花酿喝吗?骗谁呀?”凝香在一旁小声嘀咕道。

“那也不一定么!”沉香捂嘴笑道。

“好了,你们俩都别说了,毕竟人家来者是客!”楚娉婷的视线定格在殷霁月用来簪发的羊脂白玉簪子,心道他这簪子可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好玉啊,纯白无暇,若是拿来制作手镯或者玉扳指,日日把玩,倒也是一番乐趣呢。

“咳……咳……夫人……霁月现在是不是去把那会医术的好友叫来?”殷霁月皱了皱好看秀气的眉,他倒是没有想到有女子会不注意自己的脸,而是注意他那用来簪发的价值连城的羊脂白玉簪子?

“好呀。有些日子没有遇到对手了,今个能在苍城遇上。倒也是一种运气。”楚娉婷眸间含笑,眼波流转。

“那么还请夫人稍等,霁月这就去把那位会医术的朋友叫来这雅间一叙。”殷霁月见楚娉婷不拘小节,他也就没那么拘束了,笑着拱手说道。

“嗯。”楚娉婷的目光快速的睃了一下他的俊容,云淡风轻的回答道。

“霁月还是觉得手里这盘五香猪蹄可以留在这里。”殷霁月笑了笑,也不管楚娉婷主仆几人的眼神,而是不卑不亢的把手里拿着的那一盘五香猪蹄放在了桌上,然后他翩然去开门,显然是去叫他朋友过来了。

“夫人!你——你真要和一个陌生人在这苍城斗医术?”虽然沉香觉得楚娉婷的医术极好,不会有人赢!可是若是对方大有来头,还输的太难看,会不会给大将军府带来麻烦呢?

“人家都找茬找上门来了,我咋能不应战啊?我倒是想看看谁这么有信心一定会认为自己的医术必定会赢我?”楚娉婷一双眸子涌动着无限光芒,这是许久没有碰到对手的兴奋感吗?

------题外话------

抽空会更新番外的,谢谢大家耐心等待,群么么,也谢谢还给娉婷传投票票送礼物的读者宝贝,名字看见了,谢谢,么么哒

本书由乐文网首发,请勿转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