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影院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九天图已东躲西藏了数百年。天网在一条狭长的天河上方穿梭。“巡天使”莫妮卡眺望着两岸的星晨,上面的山川湖泊如出一辙,甚至发出来的晨曦都一般无二。越过天河,上了母星,飞至一个洞府前直接走进去。朝洞内一位胸大且高条的少妇道“星主。子星已凝好了。”

少妇“太好了!立即着手拱卫星之事。”

站在少妇身旁的上官丹云“大姐,还是先换上我们自已的人。”

“也好!牧歌。人都到了齐么?”

扶牧歌“到齐了。”

白宛儿“这事就交给你们俩去办。”

莫妮卡截道“换下的人先别放,送至九龙道。一月后再统一处理。”

扶牧歌“纪黑子想干嘛!还嫌惹得祸不够大么!”

莫妮卡“我也不太清楚。从六夫人话里话外之意,公子想捞点利息。”

众女脸色怪异。而扶牧歌却一脸的嫌弃“不就那点破事。没个够。都几百年了。”

白宛儿连连咳嗽,“明日卯中准时送到,让士欣艳准备接收。”

莫妮卡说了声好,就转身走出洞府,驾着天网越过天河,飞过鱼眼星子星,回了不灭亭。

掌清霁急问“咋样了?”

“诸子星已成。可蒙骗过去了。”

掌清霁终于松了口气,这些年她一直提心吊胆,潜逃了数百年。身心忽然放松让她无比愉悦。亭外风和日丽。景色怡人。

纤手一挥,通往地宫的长阶两侧的壁洞依次打开,从各洞中走出个仙姿国貌。只有一小部分的人莫妮卡认识。

独薇与狄青欣喜地冲下去,抱起一个仙子欢呼着。莫妮卡也迎下去,与以晴、蕾妮、可雯等人畅聊。

大倍分仙子却直接蹿进亭,围住掌清霁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狂欢过后又如潮水一般退回壁洞。

换下的诸图族之女被送至九龙道。关押在炉狱。

士欣艳一蹈出狱门,面前的火海就分出条九尺长的羊肠小道,她一过,小道就被青焰淹没。走出火海,上了一条蜿蜒小径,踩着各式各样的印有图腾的小石。每九步一停,停了九次,忽然被一个旋涡儿带到一座剑舍前。里面正走出位含苞欲放的少女。

见她叫“宙壁之主。去哪?”

“放风。”少女一闪就消失了。只残留下她空灵似的嗓音。

士欣艳走了进去,大殿之中除了公子、六夫人及费莫晴波、芦雪。还有菁儿、晓霏等叉图族的族女。

太史娴正说“诸图族的雷霆之怒?”

纪晓炎“不收。直接放了。他们一样会源源不断地派人混进来的。还不如捞些本源。尽快让拱星归位。”

士欣艳听见,明白了几分。公子对敌人真是一点都不手软。夺了人家族女的元阴,还要以人换本源。

菁儿等人却暗自庆幸自已没有参于九星争夺战。反而助了他一臂之力。不然也会象其它各图族一样。白白让他破了第二紫府,反而还要出本源至宝赎回自由。

离得较远的九名白纱蒙面女子犹如削成的香肩微抖。低下螓首躲开纪晓炎看过来的目光。

日月如梭转眼九星拱星已归位了一段时间了。自归位后九天阵图就会时不时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光破苍穹。这个不芒即便会引起修士的注意,但短时内也不会被找不到。

然而能让修士迅速遁来的是它的吞噬晕光的速度猛升。形成吞噬一切的可怕飓风旋涡。刚潜藏下来不到十年,就被修士精准找到。

白宛儿等九位星主纷纷派出属从去掌控属域及下面的星辰。人员不足只好从九天亭抽调。

九龙道剑舍

纪晓炎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安地走着,时不时停下,看向大殿里聚集的上百万少女。姣好的脸庞上五官精致。她们那空灵的气质让他臊动的心为之一定。

然而一看到她们含苞欲放身子却又热血上涌。令他心猿意马。血红的眼睛似要喷出火来。他烦躁地走动。

他转身看向舍门。九名高条而不失肉感的少女一同闯了进来。随即后涌进如川似海的豆蔻少女。不下五万。

纪晓炎迫不及待地钻进一间寝室。

最先闯进的九名少女挥指她们有序地跟他进入。一会儿,剑舍轰鸣。随之剑舍缓慢拓张空间。九天剑图的宙壁也在增强。

白宛儿等九名星主一样能察觉到自已所辖的星域内所有的星辰都在成长。强大了近一成之时忽然星辰之间相互吞噬起来。

不久,星域之间开始相互碰撞。九天阵图内一片混乱。

剑舍剧烈摇晃,发出咔咔之声,随后一阵巨响,剑舍四分五裂,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裂隙,细密的小隙多如牛毛,犹如蜘蛛网。

空灵的少女们也为之动容,在九名高条且不失肉感的少女指挥下川流不息地涌进寝室。自已垫后。只见里面一个个少女相互融合,正趴一俱雪白上恣意驰骋的纪晓炎,忽然停下,血色大眼犹如凶兽见肉似的扑向她们。

九人似被摄魂夺魄一般任他蹂躏。直到他如同一条死鱼一样,九人才觉感到一俱俱少女之躯融进自已的身体。自已的本源及意志被其它的本源及意志融入。实力以几何式递增。

宙壁之主清楚感到一种熟悉且令她颤栗之物犹如排山倒海冲进自已的身躯,似要掌炸自已。

识海中逞出一幅九宫八卦剑图。从图内激射出几粒红点,刹那间间又不知所踪。随即剑图之中传出八个意念。

“我都醒了九天了。宙妃怎么还没醒?”

“都是一品禁妃领八十一名二品禁妃。而宙妃却执掌九宫八卦本图的核心。成为九人之首。为什么?”

“这俱肉身二日一变,已变三次了。而我的属从却一日一变。难道真如公子所言我拥有一俱万般变化的肉身么?”

“相互吞噬不仅让图宇之星几何式晋级,也让宇壁狂升。以今日之壁又有几人可破。他为何还让我等固守九天阵图,不可擅离呢?”

“我到底算谁呢?”

“一俱肉身乍能同时具有成千上万个本源及记忆呢?不施展法道,肉身竟可自主变化。”

宙妃愕然不止。自视肉身,只见血脉之中流淌的血液内簇拥的本源如川似河。每个本源之中皆盘坐着一个模糊的身影。想要看清楚却又办不到。只好放弃。

一个鲤鱼翻身站了起来。下身传来火辣辣的感觉,粘粘的。展开道术窜进浴室。

一会儿后出来。只见寝室里列着九片少女,星眸如钻地盯着自已。

于是说“宇壁分九段,每段八十一层由一名一品禁妃负责,一层一名二品禁妃。图宇的光芒虽被幽黑暂时遮盖住。可公子不在。我们还是小心得好。各司其职。出发。”

说完。她一马当先掠出剑舍,消失在九龙道。(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