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家公之间的秘密

日游巡大怒,恶狠狠道:“血债血偿,今日不杀尽地庄六杰,屠尽风营子村民,誓不罢休!”说罢大喝一声纵马向宋小胖冲过来。 小胖也不甘示弱,纵马迎上。那日游巡手执两米多长的白帆,舞得呼呼起风。小胖抡起马刀迎战,几度兵刃相交,直感觉这白帆沉重无比,与马刀一经接触震得虎口发麻。日游巡手中的白帆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作的,表层虽贴满了散碎纸条,主干却是异常坚硬沉重。横扫竖劈,大开大阖,一时间将宋小胖逼得连连后退。

小胖看他面色苍白,似乎是上面涂了一层白色颜料,是以看不出表情面貌,一根两米多长的白帆舞得煞是霸道,心想此人也是大力体坚类型,若是五弟刘常在此,估计不会输于他。自己开始时左右闪躲避让,这种力大人物,往往头十几招都是刚猛有余,这个时候不宜与其硬碰,大的力道终有尽时,待到力量稍差之时再来还击,到时给再他一些厉害瞧瞧。

小胖打定主意先避锋芒,头几回合显然便处于下风,然而仗着自己多年打斗经验和胯下骊蟒的速度,却也并未吃亏。十几回合过后,日游巡力道稍缓,一支白帆抡起来也不如方才迅猛。这时宋小胖大喝一声,催马挺刀直进,刷刷几刀将日游巡逼退几步。

这边一个花衣长发的阎罗向黑白无常道:“这个宋小胖当真好不厉害,他有意避过日游巡大力袭击,现在日游巡恐怕要有危险,你二人可以趁此机会上前群斗,仗着人多将他拿下。”黑白无常急急策马冲上前来,双双大声道:“宋英雄果然好手段,让我黑白无常也来和你较量较量!”两人各拿一支哭丧棒子,也催马加入战团。这样一来宋小胖立即又处于下风。小胖心道:“十方阎罗的人实在不好对付,若是单个打斗,自己丝毫无所畏惧,兴许可以杀他几个好手,不想这些人竟然要群斗,自己一方除了自己一人之外,就只有苏前辈了,战斗力怎么能与他们相比?说不得斗上几个回合,只得退回去另想他法。”

四人又斗一会,这黑白无常也都是一把好手,进退自然,来往明白,相当难以应付,那日游巡见来了帮手,哇呀呀一叫,更是勇猛非常,宋小胖只得仗着骊蟒的迅捷,在人缝中穿插来去。

这时,土匪人群中一个人大声说道:“好个宋小胖,端的厉害无比,以一战三,丝毫不畏不惧,让俺也来凑凑热闹。”此人又高又壮,左手拖着一棵碗口粗的松树,一鼓作气跑上前去,也要加入战团。众人都甚是奇怪,心想此人是谁?栖鸦岭的人都想道:“是了,这人肯定是十方阎罗的又一个什么鬼,应该是大力鬼吧,你看他拖着这么大一棵树去打斗,力气必然不小。”十方阎罗的人也想道:“想不到栖鸦岭还有如此人物,真是眼拙了。”

宋小胖听得此人说话,心中一乐,纵马跳出战团,与日游巡、黑白无常三人相距两三米远,凝视不进。那人啊啊大叫着来到日游巡等人身后,一用力横扫出去,那松树夹带着劲风,呜地声响,扫向日游巡三人。这一下却出乎众人意料,日游巡三人回马不及,全被扫中,都滚下马来。那人不待三人站起,又是一记横扫,将三人逼至宋小胖马下。小胖猛勒缰绳,骊蟒长啸一声,人立而起,落地时铁蹄已将白无常和日游巡踏得胸骨破裂,气绝而死。

黑无常觉出事情有异,慌慌张张站起要逃,也怪他被方才一幕吓得魂飞魄散,站起身来刚走几步,便被那提树之人又是一记横扫,扫飞出去,这一扫力道奇大,黑无常躺在四五米远处,挣扎一下似要站起,却没能起来。那提树人将树放下,哈哈大笑,几步上前,取出一把匕首,抓起黑无常脑袋,一匕下去,将脑袋割了下来。

这人是谁?却是昨夜与马欣儿混入土匪阵营的铁皮直肠子刘常。刘常对宋小胖道:“大哥,想不到你也来了。”宋小胖笑道:“这么热闹的场面,如何少得了我?”

这边田浩脸色铁青,向身边一个阎罗冷冷说道:“不是说十方阎罗手下全是能征善战的好手吗?怎么会如此不济?”

那个阎罗也冷冷道:“这要怪田当家的管人无方,栖鸦岭阵营里,却如何出现了内鬼?你不想跟我好好交待一番吗?”

田浩冷哼一声,说道:“今日初战不利,还是回去另想办法吧。要想得到苏泰老儿手中之物,只怕还没那么容易。”他扬声对宋小胖道:“宋兄弟,地庄果然是英雄辈出,这一战损了我们三个好手。但是总体实力却依然悬殊,好戏尚在好头,宋兄弟可要小心了。”又对苏泰道:“苏泰老儿畏缩如鼠,你我几次交锋,你却都是仗着地庄六杰的人取胜,实在不能算是英雄好汉。你要想保住风营子老百姓的身家性命,还是趁早将戴远峰托付你的物事交出来的好,只要你交出来,我保证不伤害风营子一草一木。”

苏泰恍然大悟,心道:“这土匪田浩纠集这么多人来围攻风营子,却是为了戴远峰托付的那件物事。”大声对田浩道:“魔头,此事决计不可,这物事老夫受人所托,必须交给八路军的人,其他事情都好商量,唯独这件事情却没得商量。”

田浩冷笑道:“苏泰老儿,你别后悔!”他向众匪一挥手,一队人马都撤了回去。

宋小胖三人也都旋马退回风营子。小胖问苏泰:“田浩所说苏前辈手中有戴远峰的物事,可是真的?”

苏泰点头道:“不想一些物事,又要闹出血腥战事。”当下将戴远峰托付苏泰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了一下。宋小胖道:“这倒也好,这些东西交给八路军,远比落在了土匪手中更为合适。田浩若是得了这些东西,只怕你我两村便更加不好过了。”

苏泰道:“宋兄弟说的是,这物事在老夫手里,到时必寻面交八路军,以免落在歹人手中,生出祸端。”

三人回到村子,铁生和怨六子、苏成玉也都将事情办妥,回到苏家。铁生和怨六子在风营子四周布置了些阵法,虽然起不了大的作用,也总能阻止一二,拖延一时半刻。

几人休息一会,吃些东西。布置好各个村口的防御,吩咐村民但凡土匪有异常动静,马上来报。几人提心吊胆,轮流守村,均觉大战在即,土匪围住风营子,却没有粮草供给,他们必然会速战速决,一场血战就在这几天。

过了一夜,到了次日晌午,却没有丝毫动静。匪队静寂非常,似乎都撤走了一般。这种情况,让宋小胖等人越发感到不安,似乎是大战前夕的死寂。

整个村子被围的水泄不通,十方阎罗在村南搭起了帐篷,邻近村口挖了一道深沟;村北是铁勒艮台沟,有上百人采伐山上的树木,修筑起简易工事;东西两面是两座大山的延续,山坡陡峭,愁不可攀。敌人围在风营子周围,却不进攻,每天吃喝玩乐,似乎是在风营子两端又形成了两个村落一样。

本来土匪没有粮草,撑不得几天,必然会主公进攻,谁料一连十几天情形依旧。风营子人不敢主动出击,只好利用这段时间大修防御工事,围着村子挖了很多深沟,深沟连成一体,深可四五米,宽有三米,用以保护村庄,深沟里面放些削尖的榛柴。这些天,苏泰命所有村民家中养的狗都集中在一起,分成两群放于南北两端,以起警戒作用。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