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被龙倚上玉势弄死了

文学楼手机阅读,

足足十余人,把小巷围得水泄不通。

李天从那个花衬衫男后面弓腰探出头来说道:“勇哥,就是这小子,伤了我手底下三个小兄弟,而且还扬言把咱们天龙会从龙源连根铲除,特别嚣张!”

“哦,这么牛逼吗?”

花衬衫把玩着手腕上的玛瑙手链,非常不屑地说:“要是外省的大佬吹这样的牛皮倒还有情可原,可你这家伙算什么东西,连我天龙会的都敢动,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秦良听完笑了,昆仑剑尊逍遥一生,被人威胁过无数次,可哪一次对方无不丢盔弃甲,甚至连性命都丢了。

“今儿我黎勇就特么告诉告诉你,天龙会的地盘,不是你这种渣滓能撒野的。”

周围十几个虎视眈眈的小混混一哄而上,他们并不是天龙会的核心,只是最外围的打手而已,拿钱办事,况且对方看上去只是一个文弱老师。

李天躲在一边心有余悸地对黎勇说道:“勇哥,幸亏这次你能替我出气,要不以后我那赌场就没法开了。张凯那小子以为找来老师撑腰就牛逼了?只要这次让着这傻逼老师断手断脚,张凯那水灵灵的小妹妹我就献给勇哥了。”

黎勇邪邪一笑,拍了拍李天的肩膀:“都小事情,你好几次替我办事,怎么可能让别人欺负我的小弟呢,放心吧,我叫来的这十几个打手都不是吃干饭的,你不是说那个姓秦的好像会功夫吗?拳怕少壮,我特么拿人生生堆死他!”

听到黎勇管自己叫小弟,李天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霾,随即如若无事地说道:“勇哥,一会儿咱去城南的夜总会放松放松吧,听说那新进了好几个女大学生呢,我都没让别人动,全都是留给您的。”

“呦呵,你小子挺会来事的。”

黎勇很满意李天的做法,自己平时玩一些小模特小外围之类的都腻了,个个都是千篇一律的网红脸和绿茶婊,偶尔换换清纯学妹,倒也是一件乐事。

“哎李天,听说张凯他妹妹长得跟大明星似的,而且还没谈过对象?”

“可不嘛,他家穷的要死,好像他妈也是个破烂货,我随便塞点钱,准保她妹妹服服帖帖的陪你。”

两人已经断定秦良这次肯定吃不了兜着走,可没想到连续几声凄厉惨叫之后,所有人都距离秦良半米多远,怎么也不敢靠近。

“卧槽,真特么废物,给老子上啊!”

黎勇刚要发作,可是当他看到三四个打手歪歪扭扭地躺在地上,四肢都被人大力扭断,冷汗忍不住从额头哗哗淌下。

他刚才可没有说谎,这些人费用都不低,每人最低600的打手费,而且还是一个老朋友介绍的,手上都有几起硬伤害。

没有人再敢轻举妄动。

他们刚才看得真切,眼前这个一脸人畜无害笑容的小老师,仅仅三拳便打飞他们中的三个兄弟,而且手段相当毒辣,全往四肢上招呼。

为了区区600块钱,他们真没必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拼命。

“怎么,不敢上了?”

秦良现在根本不怵这些寻常无赖,龙象境高手和平常人的差距宛如天堑,简单一招就可要要人性命,这并不是人数和冷兵器所能弥补的。

当然,如果遇到手枪或者其他热武器,即便以他经过《五帝长生功》磨炼的体魄,也要暂且避其锋芒。

“他妈的,真是一群废物!幸亏老子有两手准备。”

黎勇挥了挥手,一道刚烈威猛的气息瞬间在四周弥漫。

武道高手?

秦良神色一凛,凭他超越常人的感知力,自然清楚地察觉到附近埋伏着一个最起码龙象境的高手。

而且,本命元气非常凝练,隐隐有了归一的趋势。

地球武道之中,龙象境主要是锻炼本命元气,让这种人体里最根本的隐藏力量能够充分利用起来,而一旦元气凝聚到极致,就会变成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力量。

内劲。

指玄境高手的标志。

那位在新余城中湖小岛上偶遇的老者,恰好是指玄境中期,一身澎湃内劲,而秦良也只能靠蓄积已久的本命元气悉数爆发,才能挡住他的双掌。

难道说,附近竟然有一位指玄境的大高手?!

秦良脸色越发冰冷,他现在还不具备和指玄交手的力量,恐怕到时候只能动用一些底牌了。

一个穿着灰色练功服的年轻人,从巷尾慢慢走了过来。

从他身上,秦良嗅出了一丝不寻常的意味。

这家伙,似乎吃过丹药?

看到来人,黎勇哈哈大笑:“莫大师,把您请来还真是不容易,就是眼前这小子,伤我天龙会数条性命,而且实在嚣张,恳请你出手,教训他一二。”

莫大师?

李天听完眼前一亮,忍不住说道:“勇哥,他难道就是黎家的那位供奉武师?”

黎勇摇摇头:“怎么可能!我在黎家也只不过是外围,怎么可能请的动那尊大能,这位莫大师是那位供奉的亲传弟子,而且是货真价实的龙象境高手!”

“龙象境?!”

李天骇然,他虽然不是武道中人,但也了解一二。

一位龙象境武者,无论放在任何家族当中,都是扛鼎的存在。

他们这些只知道用蛮力的混混,连龙象武者的一拳都挡不住。

你秦良不过是懂些花拳绣腿,在真正的武力面前,恐怕也要跪下颤抖吧。

被称为莫大师的年轻人淡淡说道:“黎勇,我此次前来,并不是师傅的意思,只是因为你答应的条件实在很诱惑,再加上听闻此人身手不错,我倒想讨教一二。”

他嘴上这样说着,脸上的鄙夷越发浓郁。

要不是黎勇答应他事成之后把夜总会的20的股份转移到他的名下,他也不会罔顾师傅的禁令对一个寻常老师出手。

看清楚来人之后,秦良松了口气,这位莫大师并不是指玄境,好像是动用了某些秘传手段让他的气息十分接近指玄,而且他现在可以断定,这位莫大师绝对吃过丹药,而且品阶不低。

“少说废话,动手吧。”

秦良现在正好需要找人来验证一下精简版弑神剑决的威力,既然这位莫大师自动找上门来,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呵,好大的口气,你不过一个刚刚迈入武道的菜鸟,也敢在我龙象境面前大放厥词!”

莫通感觉太可笑了,他只在秦良身上感觉到一点点微末的元气波动,这种渣子自己一根手指头就能轻易碾死,不费吹灰之力。

他双手摆动,一个极其标准的形意拳起手式,一身浑厚元气涌动。

作为形意门第五十六代传人,他罕逢敌手,无不以压倒性实力败敌。

今天也是如此。

秦良眯起眼,地球武学虽然和修仙界无法相比,但形意拳作为在华夏传承数百年的古老武学,必然有其与众不同之处。

但昆仑剑尊又何惧这些!

犯我者,一剑斩之!

他平静无波,待莫通以万钧之势冲上来时,猛然睁开双眼,一道绝强剑势冲天而起,隐约间竟有刀剑铿锵声

弑神剑决第一式,

雪霁!

作为曾生生斩碎地狱三眼犬身躯的至强剑招,李昆仑曾凭借此招傲立修仙界不败数百载。即便是精简版,其威力也远超地球武学。

莫通瞳孔微缩,他的形意拳传承正宗,讲究的是心意合一,其中又融合了五行思想,威力十分惊人,就算是在那个高手如云的武道江湖,也能独领风骚。

可没想到,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小老师,竟然会爆发出那么强大的剑意。

宛如一道通天巨剑!

他非但没有停手,反而用上全力,他不信有人能够超越自己。

“死!”

铁拳狠狠砸下,周围空气也变得灼热起来。

轰的一声,宛如小型气爆,周围人被气浪推出去三四步,耳朵被震得隆隆作响。

“好强!”

这是所有人第一时间的想法。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那么强大的武者?

黎勇脸色一变,他怎么也想不到,秦良竟然能和莫大师战的势均力敌。

莫通退后数米,手掌上传来阵阵刀割般的疼痛。

妈的,他竟然也是龙象境!

刚才的一番交手,他已经清楚感受到秦良身上传来的元气波动,定然是龙象境无疑,只不过为何起初自己却全然没有察觉?

秦良站在原地,他有一些隐藏气息的小手段,能让别人窥探不到自己的真实实力。

“呵呵,想不到你也是武道中人,在下形意门莫通,请问你师出何门?”

莫通收起轻蔑,略显凝重的问到。

“哦,我无师无门,高中数学老师一个,算不上什么武道至人。”

“什么,没有师门?!”

莫通不禁一笑,武道最讲究的就是师出正宗,如果连一个向阳的师门都没有的话,那绝对成不了大气候。

“一个连师门都没有的小杂毛,也敢在我形意门面前逞凶吗?”

他刚才全力一击,虽然略占下风,但手里还有数不清的手段和底牌,绝对能让秦良跪下称臣。

“小杂毛吗?”

秦良捏动手指,一股奇异的波动悄然散开。

莫通感到嗓子传来一股腥气,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