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被臣子压NP

阴雨天下,被身影遮盖的,他的脸半阴半暗。

江裕看着她,身上一中制服式校服被雨水打湿成了暗色,两手空空的明显没有带雨伞,他问“司机今天不接你回家?”

宁希虽然想躲雨,可是抢了人家“女生”的伞,这太失风度了,把伞给拨了回去,让江裕一人独自美丽。她摇摇头,“我说今天有事,自己回去。”

江裕伞又回到了原处,眸子平沉抬了起看她,宁希眼神跳躲着,纠结咬着唇,一副心虚不已的样子。

江裕问道“明天不想上课?”

宁希本来都要全盘托出的话,被江裕这句话弄的有些懵,“没啊。”

“我看你是想。”

宁希被他给绕了,“为什么?”

江裕平静看她“让司机拒绝接送,淋着雨来南艺,宁希,你当我的身子真的铁做的?”

“”

现在白城室外的温度已经八九十度,在加上下了一场雨的洗礼,冷风一吹,身上感觉跟冰渣子没什么区别。

“江裕。”她轻声喊他,江裕静静看她,宁希低头看脚下的坑坑洼洼,小着声“抱歉,我弄丢了你的竞赛名额,你不能替学校去参赛了。”

宁希想着当面说这件事比较显诚意。

宁希紧张的后背都崩了点紧,很局促,她已经做好了让江裕发泄情绪的准备了,谁知,江裕很冷静的出奇。

江裕“哦”了一声,问道“替参赛的是刑子裕?”

宁希点了头,又迅速摇摇头,睁大双眼,她生动形象地摆手,极力展现自己真的清白,“江裕,你别误会!我没有故意这样的!”

江裕没有想她那方面去,就随口一问,看她反应有趣,继续问了下去“那是哪样?”

宁希激动十足,“是是那个地中海老师决定的!”

接下来的话,有些难以启齿,但她为了力证清白,心一横,把身上后头书包扒拉到了前头,在里面翻了一会,踌躇看他了一眼,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接着慢慢抽出来了一张试卷,双眼一闭,力道劲很大的跟赴死一样递到了他眼前。

一条马路对面,本想追着宁希步伐上前来的明小乔跟陈思,却不料想,撞见了大秘密。两人一商量,就没跟上去,也就从头到尾看到了。

明小乔人都要兴奋冒烟起火,“那那那那男生递情书给小希??”

“小希什么时候搞到了一中的金丝雀?”

白城一中校服是所有校服里面最好看又好认的一种款式,因为独特,原因没有其他,白城一中都是富家子弟。

她们一眼认出来了对面那个男生也不稀奇。

被称为金丝雀,也有原因,这学校将学生养的很好,跟温室里的花,再者,从这学校出来的人,家里不是有钱有权,就是实力过硬,各个以后人中龙凤。

因为隔了有段距离,两人挺看的不太清,陈思也不知道是不是情书,她眯了眯眼,不确定道“我怎么感觉像试卷?”

明小乔一口否认了,“你见过男生递个试卷都紧张的?那架势明显情书啊!”

陈思被这话说的无力反驳,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江裕低头一扫,以为心里是有准备的了,可,看到这成绩还是忍不住的扯了扯唇角,忽的想到了今早宁希老师的一番话。

“这理论课要是拉起来,冲一冲艺大也是有希望的。”

江裕没想到,宁希的理论课,真的很惨不忍睹。

宁希尴尬不已,说话都没什么底气,头一回那么羞耻过,“就是,你那老师看见我考了这成绩,大概都以为我撞坏了脑子子裕的成绩你也知道,就让他替你去了。”

然后又怕江裕认为自己放水,宁希很认真地解释这七分的来源“虽然我想过让他拿个第一,可是这成绩我尽力了,你们一中做的卷子好难阿!跟我们不一样!”

人家都是解释自己怎么忽然那么优异,没有作弊嫌弃,到了宁希这,硬生生反了反,用力解释自己这七分就是全部水平。

啊!

她为什么要来丢这个脸!

宁希眼神都瞥了开,没脸到了见人。

江裕接了过,宁希特意把卷子折了起来,有点遮羞布的意味,江裕也放弃了想打开的念头,还给了她,“一道选择题,两道填空?”

宁希不可置信,看了看那折放完整的卷子,毫不夸张道“透视眼?”

“猜的。”江裕淡淡回她。

宁希又把卷子悄悄塞进了书包,还特意压在了最底层,在看向江裕时,规规矩矩老实道“江裕,我知道,我给你带了很多不便跟麻烦,这些我都认,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都不会反驳你一下!”

“我打我自己?”

宁希“”

钱?

江裕还是个财阀继承者。

苦力?

江裕貌似不太喜欢跟人接触。

宁希苦恼想了好一会,想不出来什么像样法子,“那你想怎么样嘛?”

江裕也没有下一步动作,就这么静静跟她对视,两人之间默了半晌,他开口说“都听我的?”

宁希先点了头,又迅速摇摇头,很戒备状态觑他,“你先说。”

“周末我上你那。”

宁希怔了,脑子一时没转过来,回想过来,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江裕!你过分了?!”

“我拒绝!!!”

江裕啧了一声,“不是说都听我的?”

“你你你!”宁希不敢相信江裕能那么理直气壮提出来这个要求,她涨红了脸颊“你怎么可以这样!这种事情你自己找你女朋友!”

这时候了,宁希还想着刑子裕,江裕心里可真的呵呵两声。

“成绩不要了?”

宁希呆愣,“啊?”

江裕看着她反应,为了自己心善的念头了给气笑了,很冷回了两字“随你。”

说完,江裕侧身从她绕过而走。

宁希反射弧极长的终于反应了回来,追了上去,不紧不慢跟在江裕旁边,“江裕你是说周末补课吗?”

江裕冷着面“不然呢?”

宁希差点错“冤枉”一好人,又同时为自己脑子黄色废料感到羞耻,嘀嘀咕咕着“话都不说完整。”

“我还以为你”

江裕停下脚步,“以为什么?”

宁希绝口不提此事,“我以为资本主义家,没那么好心。”

江裕皱眉,最后冷哼一声,走人。(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