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第三章

黑链涌来的一股真气,他当即察觉,转头望去,不禁一愣,只见这五人排成一队,前面那人身上澎湃着金色真气,显然不受其控,他脸上半是痛苦,半是狂笑,像是得到这突然暴涨的力量,让其心生狂喜。实力强横的感觉,的确令人着迷。

那人怒吼一声,喝道:“老二,老三,五行聚灵!”他身后四人身上燃起红、绿、黄,黑四种颜色,渡入前面那人身体之中,顿时发生异变。他身上环绕一个五色法轮,宛如仙人。

他和孩子,女子都望着这诡异的一幕,猛然,他想起了什么,脱口问道:“你们五人难道是金木水土火灵根?”

这时,前面那名修士金色真气如火焰燃烧,他咧嘴一笑,狰狞地道:“我们五兄弟不是好欺负的,你们要付出代价!”他向前一踏,一拳击来,五色法轮黯然下来。

“即便如此,也才练气六层而已!”他不屑地笑笑,收了黑链,也是一拳击出,红色火焰包裹着拳头,砸中五色拳头之时,一股五种属性的真气顺着拳头侵入手臂,竟然使得体内真气一涩,这五种真气相互克制,隐隐搅乱体内的本源真气,想来果真是五行真气,才会相生相克。

当下微微冷笑,黑链又是一抖,飞剑载着孩子掠出圈外,他手腕一抖,链子蟒蛇般飞舞,形成一个大圈,连同那女子和那五名修士圈在一起。

那名修士抓住黑链,推着毛毯法器,将身后气息委顿的四人,送离了战圈。随即拽着黑链向他踹到。

这个修士是攻防于一身的金行灵根,此刻更是身聚五行真气,每一拳击到,都令他体内混乱不堪,在两人合击之下,虽说少了孩子的牵制,但也不易取胜。

飞剑上的孩子,望着三人混战不堪,黑链飞舞,青幽色中一道五色光芒,都打向中央之人,他紧紧了拳头,眉头紧皱。

这时,旁边一个声音说道:“你上来玩吧!”寻声一瞧,不知何时身后出现一艘小舟,舟上站着的,正是那女子身边的那个女孩。

孩子一见是她,脸色一沉,一声不吭。

那个女孩见他爱理不理,脸上大有责怪之色,说道:“你不上来,你爸爸要照顾你,一定打不过我姑姑他们的!”

孩子一瞪,说道:“他是你爸爸!”

那个女孩笑道:“我爸爸早就去世啦!”

孩子望了她一眼,见她说道自己亲人去世时,一脸浑然不在意的模样,很是生气地道:“你爹爹过世了,你好高兴啊!”

女孩小嘴一嘟,气鼓鼓地说:“高兴什么?我妈妈死的时候,我就哭够了,后来想,哭也没用,不哭了!”她突然跺了跺脚,说道:“喂!你上不上来啊?”

孩子望了一眼激斗的三人,脸色微微一变,点了点头。

那女孩微微一笑,向他伸出了小手。他微一犹豫,颤抖着拉住了她的手。他从未与女孩子牵手,这时禁不住手心发颤,如若是平时,他冷眼一撇,因为同龄孩童多半是合伙欺负他。女孩擦觉他微微发抖,笑道:“别怕,别怕,你跳上来!”

孩子暗道:“怕什么!比这高的悬崖我都跳了!”当即,他深吸口气,奋力往上一跃,这一下跃得老高,却没跳上小舟。女孩咿呀一声,皱着细眉,揉了揉小手,望了他一眼。他讪讪一笑,随即目测两者间的距离,这次是往前一跳,小女孩倾斜小舟,他顿时跌入小舟里面,摔了个熊扑。

女孩说道:“我叫紫若,你叫什么名字呀?”说着,上前拍了拍孩子的身上,其实舟上哪有灰尘,但她自己成了习惯,跌倒了非拍几下不可,这时也是顺手而已。

孩子望了她一眼,低声道:“秦云!”

女孩嘴里唠叨着他的名字,突然拍手笑道:“秦云,你最后一个字跟我是一姓,我说哪里有点熟悉呢!”

当下秦云说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女孩侧头打量着他,说道:“帮了你吗?那你来陪我玩会好吗?”说着,凝视望着他,眼睛既有希翼,又有紧张。

秦云默默地点了点头,她又开心地笑了,从头发上取一下一根紫色丝带,打了个结,双手一分,五指纷飞,把绳子绕在指上,递在他前面,说道:“嗯,是个田字,你来拆吧!”

秦云曾见人玩过这个,但只是远远地看着,当下,伸出双手,去穿那个田字,女孩手一松,绳子到了他手上,已然乱套不成型了。女孩望着他一笑,道:“那是最好拆的田字,哦,你没玩过吗?”

秦云点了点头,说道:“没玩过,看别人玩,当时很羡慕,可是打死我都不跟他们玩!”其实,他口中的他们也不跟他玩,若说要玩,那是人家把他按在地上捶,不过,往往锤他的人,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时,女孩听得这话,轻轻地问道:“哦,那你还玩不?”

秦云瞧着脚下上,支支吾吾地道:“你……你自然不同,我……我玩!”说着抬起头来。见女孩甜甜一笑,然后又编制了一个形状。这次在她的指导之下,也都记住了,两人指上你往我来,绕来绕去,不时孩子弄错,女孩都要咯咯一笑,说道:“这个游戏叫翻花绳,听说一个人也能玩,可是我也总是不会。”说着甚是愁闷。

秦云惊讶地道: “难道一个人比两个要好玩?”

女孩道:“教我的那位婆婆没说,她前不久死了,再没人陪我玩了,等我学会了,独个儿也能玩!”

秦云眉头微不可觉地一皱,说道:“你对自己过世的亲人,好像很不在意,难道你们关系不好吗?”

女孩嘴一撇,呜呜大哭起来。秦云只觉莫名其妙,见她滚出眼泪,顿时又手足无措,他没说过安慰人的话,只道:“你几岁啊?”这话一说口,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起来。

女孩哼了一声,道:“不告诉你!”说着,掏出帕子,抹了抹眼泪。

秦云一窒,又问:“那你为什么哭!”

女孩道:“我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顿了顿,道:“你看,我在这大哭一场,眼泪也流干了,我爸爸还是死了,我妈妈也活不过来,你说我每天伤心,瞧给谁看呢?”女孩突然安静下来。

秦云不禁暗想:“原来她爸爸妈妈也离她而去了。”又想到自己,常常瞧着别家的孩子,羡慕之时,暗自神伤,这滋味最了解不过了,但想她一个小女孩,夜深人静,自是更为难过,心里不禁生出一股柔情,上前一步,伸手握住她的手,凝视着她一双盈盈泪眼。女孩也凝视着他,两人心里既感动又觉安宁,仿佛此刻这天地之间,眼里却只有对方。

良久,秦云轻轻地道:“我爸爸突然不要我了,我……我从没见过我妈妈,我也没哭过。”他呆了呆,说道:“有一天,我上街找爸爸,他们欺负我,说我是野孩子,我跟他们打架,他们打我一拳,我打他们两拳,他们打我两拳,我就用嘴咬,总之是他们吃亏!”说着,一拍额头,笑道:“瞧我,又说这些不开心的事。”

女孩忙道:“不不,你不对我说,我心里的事也不会对别人说,郁结在心里头,总是不好!”说着,笑了笑道:“我爸姓云,在我们腾龙帝国,姓云的唯有云天宗一家了。”说着,望了望秦云,见他脸色平淡,却是一笑,继续道:“我妈,她一生坎坷,带着我的时候,东奔西跑的找我爸,我爸是何人,她是个普通人,又怎能找得到呢!”她突然呆呆地不说话了,神情变得异样恐惧。

秦云柔声道:“别说了,到了此时,那些你还要放在心上吗?”

女孩望着他,说道:“我认识了你,也觉得这个世界多了一个人,但是,我一定要说出来,不然我总记在心里。”

秦云点了点头,心里甚是赞同,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然变了。就是眼前这个女孩,在他干枯沙漠的内心,盛放了一朵花,从此有了生命和阳光。

这时,女孩说道:“我妈妈终于找到了父亲,是在一个墓园里,她以祭拜之理,到了墓前,后来......后来守墓老头告诉姑姑说:人不见了,地上只有两堆白骨,有腐蚀的痕迹,还写着予以合葬...只怕....下面我没听了,我当时不哭不笑,平淡得很,心里只想,嗯,好,你们都走了,那时我心就已.....”

秦云只觉一颗心怦怦直跳,只到再度凝视眼前的人,才平静下来,说道:“幸好你没做傻事!”

女孩偏头嘻嘻一笑,道:“我没做傻事,你就这么高兴,信不信我现在就跳下去!”

秦云道:“那我也跳下去!”

女孩笑着问道:“你不怕吗?”

秦云撇嘴道:“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好,数一二三,就一起跳啊!”

秦云笑着点头。(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