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体验彼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在智脑的掌控中,只要那台智脑的计算能力足够强大。下一刻会做什么、想要做什么,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冬季特有的冷冷的阳光从半开的窗帘投射进来,在空气中飞舞着,偶尔从手指的缝隙漏下,照射在他的眼睛上。荆岩不舒服地闭上了眼睛,翻了个身,继续含糊地说道:“他知道我们会发生的事,当然也有可能演算出无数个未来。”

“但是那个未来……”

“那个未来,是他在我进入游戏的时候,就强行塞给我的。我无法说智脑的运算速度有多快,但是我想即使有成千上万的人在那一刻进入游戏,他也能在他们戴上头盔的瞬间了解他们的一切。陈勋先生为了让他视如亲子的智脑变得像人类一些,给了他可以窥探别人大脑的能力。”荆岩的声音越来越小,他困极了,慢慢地在床上蜷缩起来:“他给了我无数种未来中‘可能’的一种,并且把他想要给我的讯息植入进去。其实我一直在奇怪,每当我想回忆‘前世’的日常生活中发生了什么,总是有些模糊,但是对游戏的数据、隐藏任务的关卡都记得一清二楚。”

“他是在主观地造就一个可以完成这条特殊任务线的人。”室内的温度还是常温,但是荆岩却像是感觉到外界的寒冷一般,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当我踌躇满志地进入游戏时,在看到接待新人的界面之前,就被他植入了他想要我看到的一种未来的可能性。所以说啊,这种未来想要多少就能给我多少。”

林正钦忽然扯了扯嘴角,忽然俯身去亲吻了荆岩的耳廓:“早点睡吧,睡起来再说。”

那天所有守在坑洞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集中精神地看着那个大坑,连呼吸声都放得很轻很轻。

残灯书生表现得和平常一样,就像他一贯所习惯做的,成为领导的角色,站在高地看着事情的发展。

他想了很多,包括自己为什么没有跟下去。考麦克死回去了,波特兰又和华夏区有嫌隙,所以他是最好的人选,在这里指挥着英吉利区和华夏区的人。这么想是相当合理的,而且荆岩也一定不希望自己下去。

并不是出于怕死的情绪,更不是恐惧。这样的做法没有什么值得羞愧的,当然也不会后悔。理论上来说是这样没错,但是残灯书生注视着那行人走下去,半晌没有动静之后,心中产生了强烈的懊悔情绪。

他才该是站在荆岩身边的那个,在荆岩遇到所有事情的时候都应该这样……

“你说为什么前世我就没看上你呢?”

“大概是那个时候我一直追着方立妍跑吧,在你眼里大概就是个竞争对手。怎么,你现在才来后悔自己眼光不行?”

这是在来这里的路上,发生在两人之间的对话,听到荆岩的回答,当时他只是浅笑着说道:“我只是在想,要是那个时候把你抢走就好了,你不用再痛苦五年。”

当他们得到提示,说邪神已经被击杀时,在场的所有玩家都不可置信。等他们反应过来,所有人都沉浸在欢呼当中,只有残灯书生立即打开了面板让自己下线。

之后荆岩和当时进入坑洞的变态同好会的人集体沉睡了好几天。好在林正钦之前有做过调查,立即让人找到了狂徒和支离破碎的家,把他们送进医院里。

只是没想到荆岩恢复意识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跟他解释那个所谓的“未来”。对方早就知道自己在自责什么、遗憾什么……

之后这件事被解释为主脑的故障,游戏公司算是完蛋了。所有被牵连进来的玩家们全都在讨说法,其中还包括考麦克直接向法院提交的资料,要求游戏公司给出相应的赔偿。连政府都知道还采取了相应措施的事情,不管怎么掩盖都没办法压下去。

虽然公司方面表示智脑是陈勋先生一手完成,他们从未插手过,而且在事后也在积极寻找办法解救玩家们。但是这些言论很快就被玩家们“要我们去找死人算账吗?”“所以你的积极办法到底有用在哪里了?”诸如此类的指责盖了过去。

“所以这件事到底会怎么处置?”无忧靠在门框边上,事不关己地问道。

林正钦没有正面回答:“能劳动你特意过来一趟,还真是我们的荣幸。”

“只是关心盗贼先生的死活而已。”无忧耸了耸肩:“况且无虑一直吵着要过来,说自己在最后一战什么都没做到。”

“最重要的是,你们想听听究竟发生了什么吧。”

“那要——”无忧拖长了声调:“看林少把会客时间开放到多少了,啧啧……这年头想看个人也得看别人的脸色。”

林正钦黑了脸:“抱歉,不接受任何人超过十分钟的探望。”他才不想那个小鬼才醒来就要对别人解释一大堆。

无忧一脸“早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无所谓地说道:“无虑只是过来确认那个小鬼还活着的而已,达到这个目的需要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吧。”

“那也要等一下,现在他在睡觉。”林正钦关上门。

在有了“生命之神和大地母神早就死掉了”这个结论之后,游戏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很容易推断出来了。莫欧沙特和蒂娜维也是陈勋的作品之一,但是比不上那台主脑,两人是用来牵制主脑的存在。

但是在陈勋离世之后,主脑利用自己在游戏中的主宰身份,开始借着发展历史的由头,挑起了诸神战争。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生命之神和大地母神是不会死掉的,但是当敌我双方的老大是同一个,而且这个老大还想要你的性命时,即使是神祗也得完蛋。

说到底那两台智脑还是战不过主脑,甚至连邪神卡塔斯托菲就是主脑的投影之一都不知情,只以为他是在漫长的时间中,诞生的大陆原住民。不过彻底消灭掉两台智脑的主脑自己也不是毫发无伤,他的能力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于是他干脆进了诸神平原这一个可以称之为庇护所的地方,进一步隔绝了大陆和神祗的接触,防止当年的真相流传于世。

现在想来,当时的正义审判,说不定也是这位造物主的杰作,因为这是再好不过的杀人由头。当时的人类几乎全灭,没有人活到后来的纪元,历史也就随之湮没了。

“莫欧沙特和蒂娜维并非没有给自己留退路,那即是他们两人的传承——任何得到了传承且完美完成了任务的人,都会得到他们寄托于那两套盔甲中的思念。这是卡尔沃唯二无法在游戏中侦测并且查看的东西。”轻轻的声音从床上传来。

林正钦微微皱眉:“不是让你先睡觉?”

“不行我现在心跳很快……完全无法入睡啊,如果不找个人把一切都说出来的话。”荆岩苦笑道,拉开被子露出了被捂得发红的脸颊。

林正钦将手贴在他脸上,又贴在了额头上:“只是脸有点烫,没发烧……睡不着就不要把自己捂进去了啊。”

“既然两位神祗陨落之后留下来的退路他无法插手,就只好通过改变别的东西来阻止这一事件了。”荆岩稍微撑起来一点,让自己可以呼吸一下比较冷的空气:“那个时候在神殿中……”

话剑大口地喘着粗气,伸手擦了擦从额头上流下来的汗水,骂道:“他妈的这是什么怪物!”

“在主脑自己作弊之下诞生出来的超级bug。”衍九也是有些体力不支,但是他还是维持着冷静,注意着每一个人的血量。

荆岩往后缩了一下避开从邪神周身散发出来的力场,刚才他不过是沾了一个边,血量就哗啦啦地往下掉,连传说的盔甲都挽救不回来。

他焦急地看着手心的宝石,这是他从陈勋那里拿到的,在那个奇怪空间里触碰到宝石之后,等他醒来,就在背包里发现了这么个东西。

“这是唯一可以消灭掉邪神的方法——陈勋。”

但是他现在根本不知道宝石要怎么使用,而且连邪神的身都近不了。话剑一咬牙,吼道:“石头,等一下我冲进去,你跟在我身后,即使我挂掉也没关系,总之把那块宝石糊他脸上!”

“——后来呢?你真的用宝石糊了他一脸?”

荆岩也忍不住笑了:“没有,在那块宝石靠近他的身体的时候,就变成了光芒,随后……事情就解决了。”

林正钦若有所思:“所以那枚胸章……”

“没错,那是他故意给我的误导。”荆岩深吸了一口气:“之前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要告诉我触发剧情的方法,还这样帮助我完成任务呢?直接让这个任务沉寂于历史中不是更好吗?结果在对决的时候,那家伙不小心说漏了嘴……要是我真的分解掉了那套装备,他的能力就会被彻底地解放出来。”

“结果你非但没分解,还拿着人家制作人的遗产坑了他一把?”荆岩脸上一直没有褪下去的红色让他看起来相当……像小孩子,于是林正钦顺手揉了几下。

荆岩低头笑了笑:“那是陈勋先生本来就留下来的东西,伴随着完整的传承来到了我这里,所以也算是主脑的失算——他要是直接让这个任务掩埋在历史中,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有人能消灭他。”

林正钦忽然沉默了,他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荆岩最近长得略长的头发:“主脑,为什么要选择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呢?”

“在认识到新的世界之后,他已经不满足于继续控制着那个本来就诞生于他的世界了。大概是他认为要是能够消除他身上陈勋先生的禁制,就能掌控这个世界吧。”荆岩微笑着回道:“或许他变得太像人类了,将人类的贪欲也学了过来。”

“贪欲啊……”林正钦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天空出神。

荆岩忽然想起了什么,耳根红了起来:“那个——其实我这学期铁定能拿到奖学金了。”

“?”

“也……可以在毕业之后有固定的工作了,虽然在电力公司工作会很忙不过收入还是不错的。”

“?”

“大概……五年吧,五年之内!五年之内我会攒到足够的钱的。”

林正钦无言,半晌才说道:“你很缺钱么?”要是被人传出去说他林正钦的恋人缺钱……不,不能再想下去了,他丢不起这个人。

“那个、那个时候!我会上门求婚的!”荆岩突然大吼出来,随即在对上对方的目光后就缩了回去,刚才的气势消弭无踪:“是、是疯子教我这么说的。”

“……”

“这样可以吗?”

“如果你现在还不睡的话,我就揍你。”

“哦。”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