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攻一遍开会一遍干受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太美了,你简直就是我的女神,娶到你,真是我这下半生最幸福的事情。 ”

桂枝的脸涨得粉红,叫人看上去就更加好看,她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婚纱,再又抬头看向大家,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我都跟他们说了,我穿这个不合适,可他们偏要让我穿这件。看吧,都快把你们吓呆了,算了,我看我还是重新换一件简单点的吧!”

“妈妈妈,别换啊!我就觉得你这样穿着挺美的,都快把我羡慕死了,我要是男人啊,保准会爱上你的。”顾暖夏激动得忘了肚子里还揣着小包子,小跑了上去,拉着桂枝妈妈的手,劝她不要换。

“乱说什么啊,我这都一把年纪了,有什么好漂亮的,再说,我要是穿这种跟年龄不符合的衣服拍照的话,到时候被大家看到的话,一定会笑话我的。”桂枝看到夏夏身上简单的服饰,再又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就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我看我也换一件跟你一样的旗袍吧!穿这个又重又不习惯,真的很不舒服。”

“想穿旗袍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您必须得先把身上这一套拍了才行,您不知道,这套衣服可是宇梵他亲自找法国著名的婚纱设计师设计出来的,要是您不穿的话,也太亏待了他的一片好心了。”顾暖夏没辙,只好拿乔宇梵来制服她。

说完,她回过头,偷偷对乔侯轶使了个颜色。

“是啊,我们拍婚外景的这套衣服,都是宇梵专门请人设计的,你这要是不穿,确实枉费了宇梵的一片苦心。”

桂枝本来还嚷嚷着说想把身上的婚纱给换了,可当她听到大家说这是乔宇梵亲自找人帮她设计的,整个心都变得纠结起来。

她望了望夏夏,又望了望乔侯轶,然后还望了望站在远处看着他们这边的乔宇梵。

不知所措的她,整个人都变得沉默起来。

“没关系的,要是妈真的不喜欢,那就不要穿好了,只要大家开心就好。”乔宇梵受了夏夏的眼神暗示,走上来说道。

三个人一齐努力之下,桂枝再也不好意思说她不穿了。

她抬头看看宇梵,对他说道:“宇梵,谢谢你这么用心,虽然你不是妈亲生的儿子,但在我眼里你跟夏夏都是我亲生的。”

“妈,我知道,您不喜欢穿,其实真的没关系的,我做这些都是希望给大家留下一段最美好的回忆,必须要大家开心才好。”

“妈很喜欢这件婚纱的,只不过觉得它有些累赘,不过这都没有关系的,妈会慢慢适应下来的。”

“只要妈喜欢就好!”

顾暖夏瞅着婚纱的事情搞定了,心里开心极了,趁着桂枝妈妈不注意,她举起大拇指,冲乔宇梵无声的称赞。

外景的拍摄基地是江城最大的一个公园,其实金夫人拍摄外景一般都是要去外地拍的。

可因为顾暖夏怀孕了,乔宇梵说什么也不同意去外地。

起先顾暖夏还有些惋惜,她还是挺想去外地那些美丽的风景地区拍摄的。

不过,桂枝妈妈跟乔侯轶的婚礼去外地举行不太方便,必须要在本地举行。

慢慢地到最后,她心里也平衡了些,干脆就选择了牺牲自己,完成他们的梦想。

公园的占地面积非常大,连接江城的南北。

最中间的位置上有一个人造的小型教堂,而即将揭秘的婚礼就在此处。

婚礼场上的人不多,就只有爷爷奶奶小奶包,詹木森凌语一家,再就是桂枝的父母亲。

坐在车里,顾暖夏拉着桂枝妈妈往外张望,今天的天气非常好,前来这边参观旅游的游客非常多。

加上日子又挺好的,她们看到好几对佳人也过来这边拍婚纱照。

“妈,你开心吗?”眼看着车子快要开到教堂这边,顾暖夏握住桂枝的手,紧张的问道。

难怪乔宇梵总是说她太情绪化了,稍微遇到一些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紧张,有时候弄得比当事人都要紧张得多。

桂枝会心一笑,点点头:“嗯,挺开心的,我从来都没想过,我这辈子还能补拍一组婚纱照。”

“那要是不止婚纱照这么简单呢?”顾暖夏快憋坏了,要不是为了把这个惊喜的欣喜程度制造得大一点,怕是她早就把婚礼的事情说出来了。

就在她问出这句话来时,乔宇梵拉粗了嗓子,大声的咳了几声,提醒她不要再乱说了。

顾暖夏瞄了他一眼,只好乖乖的把嘴巴闭上,好在桂枝妈妈刚才忙着看外面的风景,注意力没有放在她这句话上面,要不然就糟糕了。

“到了,可以下车了。”

“要到这里拍吗?”桂枝看着外面的教堂,奇怪的问。

顾暖夏抿抿嘴,怕自己说错话,只好简单的应了一声:“是的,要到这里拍,妈,不喜欢吗?”

“不会啊,就是感觉有点怪怪的。”到底是哪里怪,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乔侯轶跟乔宇梵率先下了车,见她们迟迟没有下车,乔宇梵忙把头探进车里,“走吧!快下车吧!不要耽误时间。”

下了车后,原本顾暖夏是跟桂枝并排走着的,后来接收到乔宇梵的眼神暗示,她自然而然的退到了后面。

等到桂枝发觉到不对劲,乔侯轶已经捧了一束洁白色手捧花,来到了她的身边,自顾的挽起她的手,牵着她款款的往教堂里走去。

当他们双双踏进教堂的这一瞬,神圣庄严的教堂里奏起了婚礼进行曲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要拍婚纱照吗?”桂枝一阵慌乱,紧张的问身旁的乔侯轶。

乔侯轶目光望着前方,手紧紧的挽着自己的新娘,深情款款的回了她一句:“老婆,这些年太委屈你了,一直让你这么跟着我,连一场婚礼都没有给你,现在终于可以帮你圆梦了。

老婆,我爱你,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

听完他这样简单的话,桂枝顿时恍然大悟,望着主席台前的亲人们,感动得热泪盈眶。

原来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只要大家全都在一起,这便是最为永恒的幸福。

全本完。

【本来还应该有诗琪的故事的,不过,我没有把她写在正文中,后期朋友们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写番外。当然这要看大家是什么样的反应了,想看的话就留言,举起你们的小爪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