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z oo猪

在美利坚的大城市当警察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计,几乎在同伴被摔倒的那一刹那,另一位警员顿时条件性的向后撤了一步,手迅速的伸到腰间,行云流水般的掏出了配枪,黑洞洞的枪口直直的对着青卫。

即使在一个平民都可以合法拥有枪支的国度,枪支这种致命武器的出现依旧极具震慑性。之前还用攻击性的目光威胁着警员的小孩儿们,立刻就收起了目光,紧张而又惊恐的望着枪,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青卫跟着也放慢了动作,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行为可能造成的影响。

看见他慢慢的停了下来,警员也松了一口气,回想起同伴倒下时的画面,他仍然想不通他究竟是怎么在一瞬间做完这些动作的。

冰冷枪支传来的金属触感给了他极大的自信,也不再去想怎么回事儿,取出了别在腰间的手铐,愤恨的说;“这里是美利坚,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我们有法律!”

他拿着手铐靠近了青卫,想把他控制住,同时却低声的说:“等着吧,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听到这儿,青卫本来有些犹豫的眼神忽然释然了,他咧嘴一笑。于此同时,隐藏在街角的一些监控镜头忽然毫无征兆的失灵了……

ny市区的警察内部呼叫平台亦如往常的繁忙,在这些斑驳杂乱的通讯中,忽然传来了一位警员惊恐的声音——

“编号2977受到攻击!我们受到攻击!请求总部支援,重复,请求支援!”

“编号2977,请报告你的位置。”

“我们在……”

接线员冷静的和警员交换着信息,很快,这一则消息便传遍繁忙的警用通讯平台,遍布ny市区的数千名出境人员都接收到了这则讯息。

皇后区、克莱尔大街一辆停靠在路边的白色警车内。

“嗨,菜鸟,放松点儿,别那么紧张。以后说不定比这更大的场面多了去了,袭警算什么?没死人已经够好的咯。”

被他称作菜鸟的警点了点头以示回应,随后又紧张的望向四周。根据总台发来的消息,他们是离神秘的袭警疑犯最近的警察,由于他们只有两个人,所以被要求不要轻取妄动,守在关键路口等候支援。

唰!

忽然,这名警员瞬间的板起了腰杆,双眼直直的盯着前方——面罩、长发留辫、黄种人、西服……

对,就是他!

警员既激动又害怕,连忙伸手拍打自己的同伴。

“嗨!你干……”老警员本来正悠闲的喝着咖啡,这时咖啡洒在了身上,他有些微怒,但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他立马就收了声。

他拿起传呼机,“编号……呼叫总部……”

青卫自然早就发现了那辆蹲守在路边的警车,当他靠近的时候,果不其然,两名持枪警员鱼贯而出,保持着警戒距离的同时,上了膛的枪口直指疑犯的要害。

“nypd,手举起来!”

西装男子没有理会,依旧速度不减的向前迈进。

警员后撤了几步,他挑了挑枪头,再次示意青卫举起手来。

西装男子依旧没有反应,就像没有看到他们一样。

终于,那位第一次出警的菜鸟经受不住压力,食指颤抖着,似乎就要扣动扳机!

忽然,两位警员眼前一花,随后,手中紧握的配枪便不见了踪影。

毕竟,抗子弹太惊世骇俗了,在普通人面前展现太超出认知的能力终归是不好的。

两名警员还来不及惊愕,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给推开了数米,最后控制不住重心而跌倒在地。

沿着两人让出来的路,西装男子依旧保持着恒定的速度前进,就好像刚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诚然,青卫有无数种方法避开警察的视线,到自己想去的任何地方。但是,修士的尊严不允许青卫因为怕事而躲避一群普通人,尤其是在这种是非对错鲜明的情况下。

即使他自己不愿意承认,但事实是,经过这几次剧情任务的历练,年轻时树立的所谓众生平等的观念已经渐渐的在青卫心底崩塌殆尽。随便一名修士都有上百年的寿命,修为高深者甚至可活千年,就连最基本的生存权都不平等,又何来其他平等只说呢?

说实话,现在他甚至有些怀念剧情世界了,那里的一切以实力为尊,靠实力说话,那才是修士的天堂。

他和杜昌约定在了一家平时聚会常去的咖啡厅会面,路程才过一半的时候,他终于还是被迫停下了脚步。

十几辆黑白相间的警察不知道从哪里就忽然的冒了出来,将青卫围困的水泄不通。车上的警员鱼贯而出,型号各不相同的枪支对准了青卫,甚至有红色的准心在他黑色的西服上游走。

为首的一个中年警长拿着扩音器,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

躲在众多警员后面的那名菜鸟手心冒汗,止不住的咽着口水。那副波澜不兴的神情他即使只见过一次,就永远无法忘记。他太熟悉了,正是因为熟悉,所以才害怕。

街上的行人已经被疏散的差不多了,青卫摇了摇头,暗想:“还得使用笨办法啊。”

随即,他的身影似乎闪了一下,又好像根本没有动似的。 ,o

如同西方神奇的魔术,这位东方小子给ny市的警员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表演,毫无疑问,这场表演是大场面、大制作、高危险的。直到自己手里的枪支消失不见,一众警员才如梦初醒,茫然的相互对望,但从同伴的眼里,也只能看到另一种茫然。

紧接着,一个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朵:“睡吧……”

简单的两个字的中文,对于他们却成了催眠的魔咒,话音刚落,一众警员便齐刷刷的瘫倒在地,就连远处的狙击手也不例外。

西装男子似乎是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一手造成的盛况,然后头也不回的沿着那亘古不变的路径和速度,继续前进……

解决了这么一大帮子的警察,接下来的路应该要轻松不少了吧?至少他们在搞清楚自己究竟是谁前,应该不会在打搅自己了。青卫这样想着,脚下的步伐也随意了不少,闲庭若步般的走在街道上。

约定的那家咖啡厅开的比较偏僻,人流量不大,当时选择这里作为据点,也是考虑到青卫的身份的特殊性。

就在青卫拐过了一条街,再走几步就到目的地的时候,他眉毛一拧,停了下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