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彩无翼乌之邪恶老师

“我自己来吧,你自己付自己的钱。”钟离嫣自己富得流油,压根不用赵玄戈那点小金库。

“这一件绞纱需要三千两,其他布料三十两就足够了。”成衣店面对两人付钱的场景一直笑颜以对,没有别的异样神情。

赵玄戈看着钟离嫣这样,微微凝眉,倒不是生气,在他眼里离嫣只好吃好喝好就行了,根本哪里需要在乎付钱这些事,看来他还是需要再努力一点,虽然他现在还是挺小有积蓄的,但是比起离嫣来还是差了一大截,而且那也是离嫣的钱,心情微微郁闷,不过他立刻振作起来。

他目光游移在在阳光下灿烂无比的绞纱上,这一件那里够离嫣穿,以后他要努力做任务赚钱,填满离嫣的整间屋子,让她能穿一件丢一件,就是她要穿一件丢一件,撕一件听裂帛声音,他都愿意。赵玄戈对于这天越发心驰神往。

钟离嫣要是听到赵玄戈的远大理想肯定会喷笑。

然而走进来的魏锦宿听到钟离嫣和赵玄戈打情骂俏场景,咬紧下颌,直到看到赵玄戈迟迟没有付钱,魏锦宿顿时嗤笑出声。

他这一笑,钟离嫣和赵玄戈扭头就看到魏锦宿两人,又若无其事转头。

魏锦宿在看见转过脸的钟离嫣,呼吸微微一滞,发怔看着钟离嫣娇美白皙异常的面容,她似乎比上次还漂亮了,在她不经意转头过来,魏锦宿一下子就被掠夺了所以心神,直到旁边的曲妃情咬牙喊她名字,他才回过神来。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魏锦宿轻描淡写不屑扫过赵玄戈,他听说过他一个不受宠的赵家大少爷,竟然还有脸投靠钟家,转头看向钟离嫣看了几眼,看她不看他,心情莫名有些不好,鬼斧神差的突然道:“这绞纱我买下了!”

钟离嫣一脸不可思议,讥讽皱眉看向魏锦宿:“魏公子你不知道先来先得?”竟然还来抢夺这一招,这魏家人心眼真小!钟离嫣暗暗吐槽了一句。

一旁的曲妃情一听这话,脸上闪过一缕笑容:“锦宿,似乎是钟小姐看中了,是不是不大好?”

钟离嫣冷若冰霜瞄了两人一眼,忽而笑了就跟冰花一般璀璨漂亮:“掌柜,我出四千两!”

“四千五!”

“五千两!”

“五千五!”魏锦宿饶有兴致看着钟离嫣红扑扑生气的清丽模样,闪了闪神。

……

“我出九千两!”钟离嫣一副较劲的模样。一旁的赵玄戈眼神阴翳就跟看死人一般看了魏锦宿和曲妃情一眼。

“一万两!”魏锦宿吸了一口气喊道。

魏锦宿这样一喊可把店铺掌柜震惊了,没想到这一件绞纱这么值钱,笑的跟朵菊花似的。

“好,恭喜你,魏公子,这件衣服是你的了。”钟离嫣一改刚才的气急败坏,笑的异常灿烂潇洒,看了笑的跟花儿的掌柜一样,牵着赵玄戈离开了。

魏锦宿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自己是被钟离嫣刷了,脸色立即绿了,一万两都可以买好几件绞纱了,气归气,不过他赶忙喊道:“站住!”

“做什么?”钟离嫣挑了挑眉。

“这件绞纱算是之前的赔礼。”魏锦宿神情有些不自然,旁边的曲妃情一听到这话,笑脸立马僵了,死死咬着牙维持表面的平静。

“哼。”钟离嫣有些诧异,似笑非笑打量了魏锦宿一眼,忽而冷笑一声:“不用了,本来这绞纱还算不错,不过现在经了某些人的手也变成脏的臭的破布了,本小姐不稀罕!”

转头牵着赵玄戈的手离开了,没有注意到赵玄戈看着曲妃情和魏锦宿两人异常冰冷锐利的眼神,面无表情就跟看两个死人。

魏锦宿没想到钟离嫣竟然这么不领情,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死死瞪着钟离嫣,拳头攥紧,只是眼里却是没有以往的厌恶嫌弃,反而升起一抹连自己都不懂的情绪。

曲妃情眼睛垂了垂,难堪死死扯着衣服。

“妃情,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因为爹娘说最近要修复于钟家的关系,我才这么做。”魏锦宿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冷落了曲妃情,有些懊恼之色。

曲妃情摇了摇头,温柔笑了笑:“我知道。”

魏锦宿越发愧疚。暗道以后要是让钟离嫣进门,还是会一如既往对妃情,却没有看到曲妃情眼眸越发转冷。

“她这人脾气怎么这么大,以后她夫婿怎么受得了她?不过她身份也算是钟家大小姐了,竟然还当街跟一个男人拉拉扯扯的。”魏锦宿一路上念叨道。

曲妃情神情越发面无表情,眼里闪过几丝受伤,转为阴毒的漠然。

“锦宿,你怎么一直说她,要是引得你心情又不好了。”曲妃情佯装体贴道。

“恩恩,不说她了。”魏锦宿停下来,两人一时无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