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高黄辣H

“这个状态下的无人机能精确查看三次第一次,查看那个躲在人堆里的和服少女。”

黑暗之中,“秘旋谍装备无人机”悄悄接近了人群,这些社团成员看似松散地四处劫掠,但实际上他们内部联系却相当的紧凑,就好像一个等着猎物上钩的困兽笼

这帮家伙相当专业,一般人来看是看不出和普通的暴力团成员之间有什么区别,但是在身经百战海马濑人的眼中这帮家伙还是露馅了。

那些从风月场所里被提溜出来的妖艳女人,尽管都很惊恐,但却没有一个身上有被欺凌的样子暴力团成员那标志性的瞎比嚷嚷也很少,这帮家伙在动手的时候往往是先行动才嚷嚷这种无意中透露出来的冷厉,在海马濑人眼中已经暴露了他们的身份。

他们是职业的佣兵,不是童实野市能出现的小混混。

因为这架无人机一开始就距离现场很近,所以不需要穿越鹰身女郎们在空中布置下来的防线,悄咪咪地飞到了和服少女身后的大楼里,开始探测了起来

“阿特拉之虫惑魔”。

很快,无人机探测出了之前技术支持团队所没有检测到了被和服少女一直藏在袖子里的那只决斗怪兽,这让海马心中瞬间警钟长鸣!

“阿特拉之虫惑魔”,这是能自由使用落穴陷阱卡的怪兽,在明面上的战斗力“鹰身女郎三姐妹”占优的情况下,这家伙很显然不是用来对付“帝王海马”的更何况就算三姐妹被我使用战术分开,“阿特拉之虫惑魔”也能独自战胜“帝王海马”,他们显然另有所图。

海马濑人在角落的阴影里冰冷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落穴”类陷阱卡能对付的怪兽很多,但是结合这个童实野市的现状,以及“正义的味方海马侠”的身份,他们极有可能是要使用“阿特拉之虫惑魔”来对付“青眼白龙”

“青眼白龙”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童实野市的白龙狠狠地握紧了拳头,对方在积极筹划对付“青眼白龙”并且也有能力和胆量想要干掉白龙的话,就说明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也正是因为担心着这件事,海马这个孩子都要出生了的男人,才会在妻子还怀着身孕的情况下独自出来冒险否则这种对英雄的憧憬、或者说中二病,应该已经在海马这个年龄和他绝缘了才对。

童实野市作为决斗者圣地一般的存在,敌人是一定要捣毁它的。

在这个捣毁的过程中,如果再让身为目前决斗世界规则制定者们所标志性的白龙、三幻神、不知火、花姬、帝王、真红眼这些怪兽陨落的话,就将意味着现在决斗世界规则的崩盘,那些拥抱混乱的决斗者,一定会使用精灵和黑暗游戏的力量为所欲为。

规则是依靠力量来维持的,当力量瓦解的时候规则也会不复存在而结合目前越来越多和决斗精灵有关的“超能力犯罪”的出现,意味着当失去秩序的一瞬间这个世界将会不由分说地暴走起来!

到时候,未央能不能有个安稳的环境让他们爱情的结晶诞生下来都将是一个未知数。

真是危险,如果说我一开始就依靠着原计划将“鹰身女郎三姐妹”拆开想要各个击破的话,那一定会遇到反扑或者陷入“三角魔龙”的追击之中,我将逃走或者不得不召唤青眼,而那个时候就是“阿特拉之虫惑魔”发力的时机。海马稍作镇定,开始捏着下巴思索了起来:一环扣一环但是中途的每个环上都有可以备用的计划,不好对付

但是也不是没有弱点,比如这两位。

海马看着无人机,让它放大一个画面,看到了此时仍旧在指挥着“鹰身女郎三姐妹”挨个点杀敢反抗的敌对社团成员的白马骏太,以及站在他身边点头哈腰的兄长白马谅太这家伙也是个外松内紧的人,无人机看到他的背包里藏着一个已经运转起来的决斗盘,他使用这个决斗盘召唤了自己的精灵“审判者”藏于地下,专门用来防止海马进行斩首行动。

不过,专业的训练并没有办法掩盖他的恐惧黑科技爆棚的“秘旋谍装备无人机”很轻松就检测到了白马谅太和白马骏太的裤子中央水分子含量远远高出其他地方。

他们早就吓尿过一次了,应该是在来这里搞事之前。

既然他们是被恐吓着逼来的,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海马将自己的钱包卡拿了出来,里面的夹层里有着一张卡:被恐惧逼迫着前进的人,总会因为更大的恐惧而倒戈

第一副棺

“阁下,他真的会来吗?”

站在距离燃烧街区很远的位置,一座高塔的瞭望台上,斋王琢磨正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听着身后的属下汇报的同时,也分享着他们的担忧。

“当然会,毕竟他很渴望自己的妻子有一个安静舒适的环境可以生下孩子。”街区的大火燃烧的越来越烈了,斋王琢磨的脸上也透露出了更加愉悦的表情:“所以他肯定会来。”

“这样吗”问问题的属下还没有回话,斋王琢磨身边的一个正在和他一起观察的少女想就先开口了:“既然我们的目的是摧毁现今的决斗世界秩序,而且青眼白龙是第一步,为什么不直接用怀有身孕的海马未央作为人质,来要挟海马濑人呢?”

“”斋王听到她的话之后一脸无奈地摸了摸额头,然后解释道:“你以为呢?那是白龙的转世,怀孕了也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而且如果正面打得过,我们为什么要依靠阿特拉之虫惑魔来取巧?”

“这好像是这样的。”

斋王琢磨接着解释:“以我们现在布置在童实野市附近的人手,能取巧对付就是极限了,真和陷入了暴怒状态的海马濑人怼上的话那种未来我瞥一眼都觉得可怕,没有任何计谋保得住我们,有一个算一个都得死。”

“你已经看到这种未来了吗?”

“那是自然,而且那位大人不会救援我们,祂甚至会把我们进一步推进火坑,这样他才可以和更强的海马濑人打一场。”

很显然,在组织之中现在斋王琢磨的能力已经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尽管他的实力相比很多老牌强者而言很弱小,但这个能力让这个预言家的建议可以在很多时候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我想想,现在他应该已经想到怎么破局了,注意白马兄弟的状态。”

“遵命!”

属下领了指令之后快速离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